返回列表 发帖

[原创] 【三井/三井】时光传送门

本帖最后由 天堂缺 于 2015-6-25 13:40 编辑

一坑未平一坑又起。我发誓这篇并不长,会很快完结的。又没人会催文,零回复作者表罗嗦。 起因是一个童鞋说想看三井自攻自受的CP,就开了脑洞写了篇穿越。也能多少弥补一些我的遗憾吧


篮球馆暴力事件之后,三井归队,每天十分卖力的训练,比赛的时候也全力以赴,努力弥补着过去两年荒废的时间。

三井最近看了一部电影,蝴蝶效应。里面的主角可以穿越到过去,改变一些事情,一觉醒来一切都不一样了。

他真的很希望,自己醒来的时候是个从未荒废篮球的球员,这样某些时刻他就不会感到力不从心,他会拥有充足的体力,良好的韧性,球技也会进步很多,湘北自然也会更强。再过几天就是对战翔阳的日子了,三井的心里总是有些焦躁。前几场比赛虽然都赢的轻松,但三井已经能明显的感受到自己的三分球命中率不如两年前,比赛到下半场会感觉到非常疲惫,虽然自己小心的掩饰住了。

也许是上帝听到了三井内心深处的声音,就在三天后,三井撞大运似的遇到了哆啦A梦。

写英文试卷写得昏昏入睡时,书桌突然发出了奇异的震动,然后第一格抽屉打开,里面发出了耀眼的光芒。紧接着一颗篮球大小的蓝色脑袋从书桌里钻了出来。
“诶?这里是哪里?”哆啦A梦一边惊奇的打量着周围一边从三井的抽屉里跳到了地上。
哆啦A梦看了一眼墙上的日历,顿时双手抱头,其实只举到比脖子高不了多少的地方,因为它的手非常短。只见它大叫着:“啊!!怎么搞错了时间和地点!”

三井看着上蹿下跳的哆啦A梦,使劲掐了一下自己的脸,真疼。

“哆啦A梦居然真的存在。”三井简直不敢相信。

“对不起打扰了,我搞错时间和地点了,我得先去修时光机再去找大雄”哆啦A梦重新跳上抽屉,一边说一边就要往里钻。

“哆啦酱等一下,既然来都来了吃点东西再走吧。我家正好有铜锣烧。”
“铜锣烧!”哆啦A梦的眼睛瞬间就亮了,双手托住脸跳来跳去的等着三井拿铜锣烧给它。
“喏,吃吧。”三井把一大盘铜锣烧摆在哆啦A梦的眼前,哆啦A梦大声说了句谢谢就大快朵颐了。
“那个,哆啦酱,你的时光机能借我用用吗?”
“时光机?!”
“嗯,我想回到过去找一个人,办件事情。”
“可是这架时光机好像坏了,不然我也不会在你家。”哆啦A梦放下铜锣烧一脸为难。
“没关系啦,就算没办法借给我你也可以把铜锣烧吃完的。”三井露出一个安慰的笑容。
“你真是个好人,你叫什么名字?”
“三井寿。”
“这样吧,我先用回忆放映机了解一下你的过去,这样也许会知道怎么帮助你。”
“好啊。”
哆啦A梦把头箍戴在了三井的头上,又把另一个头箍戴在自己的头上。

“回忆放映机不是要用投影仪观看过去的么?”
“你懂的还挺多嘛。这是升级版,可以直接连接你我的大脑,我可以不用观看直接读取你大脑的记忆,而且最厉害的是,连你回忆中存在的别人的记忆和话语也能捕捉到哦,等于是我的脑电波穿越到了当时你所在的情境,一切的细节我都不会错过!”
“厉害啊。”

大概耗时五分钟,哆啦A梦取下了头箍:“我都知道了!三井你是后悔两年的空白,所以想回到过去弥补。”
“是的。”

“那把穿越时间调整到你国中县大赛前夕吧。那时候你的膝盖有些疼,及时去医院做些治疗你就不会在总决赛因为跌倒后膝盖的疼痛想要放弃了。以后膝盖也没那么容易受伤。没有遇到安西教练你应该会选海南吧,这支球队可以走的更远,不然就算你加入湘北只凭你和赤木也无法称霸全国的。”

“我还是要遇到安西教练,也要加入湘北。我想回到膝盖受伤以后。”
“为什么?!”多啦A梦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
“而且就算你加入湘北也不一定要回到膝盖受伤的时候呀,你可以加入湘北以后马上检查膝盖啊。”

“虽然加入湘北以后马上治疗膝伤能避免我因为膝伤错过县大赛,但那时的我很自负也很任性,又没有足够的勇气面对挫折,就算逃过一劫保不齐以后还是会犯类似的错误。所以我想在过去的我受伤之后去开导他,让他真正面对自己的挫折,早日归队。”

“这样不是很麻烦吗,根据我从你大脑采集的数据,三井你那段时期可是非常的任性固执呢,这样穿越回去未必能说服过去的自己,如果不能说服成功,对你的现在是不会有任何改变的,该经历的伤痛还是不能避免。或者去陵南吧,就算受伤田冈教练也会耐心开导你,他会比安西宝贝你的多,或许你也不会因伤放弃篮球。”

“为什么要让别人开导我或者宝贝我呢?这些不都是我自己应该面对和承受的么?就算要有人开导,也应该是我自己去说服自己。”
哆啦A梦看着三井略带疑问的沉静面容,竟无言以对。

“那这样吧。”哆啦A梦拿出了一个本子递给三井。
“看上去是一个本子,其实是个小型的时光传送门。只要你写上想穿越的时间,把本子立起来,你就会被传送到那一天了,但穿越的地点最好写的隐秘一点才不会被人发现你突然出现。穿越之前也最好看清楚周围状况,找个没人的地点和没事的时间,因为这是小型时光传送门,没有时光机好用,无法设置回来的时间,你穿越过去多久你现在所在的世界的时间就消耗了多久。你要自己把握时间穿越回来,不然会影响你现在世界的生活。

“好,知道了。”
“我想应该没有那么容易成功的,所以多给了你几次机会。”
“啊,真是太谢谢你了,哆啦酱。”


三井因伤退出篮球队期间,并没有任何人去开导安慰过他。如果穿越回两年前找到过去的自己和他谈谈人生的话,说不定能把这只别扭到家死要面子的迷途羔羊领回篮球场。县大赛得MVP的时候自己不就因为安西教练的一句话瞬间满血复活了吗,所以这次行动的成功率应该很大吧。

三井自以为很了解自己,就这样自信满满的设定了穿越日期。
最爱三井寿,没有之一。极易勾搭,碎文癌透明渣作者。

自攻自受,这难度系数有多高啊!
喜欢SD一百年不变!

TOP

回复 2# gucsile


? ? 这不发非耽美了么 其实是粮食
最爱三井寿,没有之一。极易勾搭,碎文癌透明渣作者。

TOP

本帖最后由 天堂缺 于 2015-6-27 09:55 编辑

三井把穿越地点设在了离自己家和湘北都很近的一个小公园的树林深处。穿越日期他写了自己偷偷跑去篮球场打球的那天。直接去医院的话当时的自己一定不认识现在的自己,医院人很多可能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在外面好说话一些。
就在哆啦A梦离开以后,三井把房间上锁,开始了第一次的穿越之旅。

走出公园,来到露天篮球场等待着,三井的内心期待又忐忑。不知道两年前的自己看到现在的自己会有什么样的反应呢。等了半天却不见人影,三井记得那天是下午两点钟出来打球的,现在已经快三点了,该不会是记错了日期了吧。于是三井来到野口综合病院,但医院里根本就没有三井寿的住院记录。那只能在体育馆了吧,也许自己真的记错了日期。三井来到体育馆,看到湘北刚入队的一年级新生正在打对抗赛,那个大出风头的红色13号可不就是自己么。不久之后赤木发威,13号少年在震惊过后更加燃起了斗志,虽然用漂亮的假动作过了赤木,却因为太过得意不小心崴了脚,然后膝盖着地。在少年摔倒的一瞬间,三井看见安西教练一下子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原来教练是那么紧张自己的么?紧接着少年因为疼痛发出了撕心裂肺的叫喊,三井看着他跪在地上的身影,膝盖隐隐作痛。大概是那种钻心的疼痛三井至今还记忆犹新,所以产生了生理上的疼痛吧。众人乱作一团,把少年抬出了体育馆送往医院。没人注意到站在门口的三井。

然后呢,我虽然住院了但心情还不错,一心想着快点好起来还能参加县大赛,木暮还买篮球杂志来看我。三井回忆着,看来今天来的不是时候。但就这样回去也太不划算了吧。好不容易才来一趟呢。

三井突然想起了一个地方。樱花寿司店。那个店在三井错过县大赛的时候就倒闭了,前后也就开业三个月的时间,虽然三井很喜欢这家店的寿司,但每次去生意都有些冷清。也许是因为开在一个小巷子里不容易被人注意到吧。后来听说店主的家人出了一些事情,加上这家店有些冷清,就把店卖掉了。三井一直想把那家店的所有寿司都吃一遍,但就在他某天想去吃花蟹手卷的时候,发现店面已经装潢成了一个面馆。这个时候去的话,寿司店肯定还在。三井想到这里有些高兴,不由得加快了脚步,走了没几分钟也就到了。

“老板,我要花蟹手卷,龙虾里卷,鳗鱼军舰卷。”
“这位客人还有朋友要来吗?”老板微笑着问。
“没有了,就我自己。”
“一个人的话,点这些有点多呢。”老板好心提醒着。
“没关系,吃不完我带走。”

三井把所有的寿司都吃光了,肚子非常的撑。因为知道这家店不久后会倒闭,所以品尝每一口的时候都非常的珍惜,甚至表情还有点陶醉。因为不是用餐高峰所以店里只有三井一个客人。三井的举动都被老板看在了眼里。

付过账三井对老板说:“老板,你做的寿司真的很好吃,好希望一直可以吃到呢。虽然开在小巷子顾客并不多,但我想以后一定会有很多人喜欢这里的。我也会一直记得这里,谢谢你。”三井说完还轻轻的鞠了一躬,老板也赶忙鞠躬回应着。

三井从公园的传送门回到了现实世界。经过今天的穿越,他已经能够确认自己偷跑出去打球是五天以后。

“这次总不会有错了。”三井等在两年前的露天篮球场自言自语着,只见一个梳着中分的蓝发少年夹着一个篮球走了过来,走路的姿势还真看不出膝盖有伤。少年运球热身了一会,向着篮筐投出了试探性的一球。虽然球没有进,但少年的脸上却出现了愉快的神色。

“膝盖一点都不痛对吧。想回篮球馆打球了么?”三井走上前去搭讪,关于这个少年,他自然什么都知道。
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少年回过头,看见三井的一瞬间愣了一下。不仅声音熟,怎么对面的人长相都这么熟悉呢。仔细看了两眼,少年发现三井和自己长得很像,虽然发型不同脸型也变了,但五官还是和自己很接近。于是有了种莫名的亲切感。

“你是谁?怎么会知道我膝盖痛不痛,想不想回体育馆?”
“我在国中县大赛看过你打球,也知道你进入了湘北,你受伤那天我就在体育馆门口。我猜你在医院待不住,就到这里等你。”
“等我做什么?”
“告诉你别逞强,就算现在膝盖不疼也不要觉得自己就可以打球了。还是等膝盖彻底好了再说吧。”
“这几天我的膝盖都没有疼,为什么不能打球。而且等彻底好了我会错过县大赛的。”
“那也忍着吧,再受伤需要更久的时间才能恢复。这五天不是白熬了吗?”
“你怎么连我住院五天都知道?”
“都说了是看着你受伤的嘛。”
“反正不管你怎么说,我还是要去篮球馆。”
“喂,你这小鬼都不听劝的吗?我可是以过来人的身份告诉你,受了伤就该安安分分的养着。逞强只会让自己吃苦头。”
“可我并不认识你,而且这是我自己的事情。我要走了。”

三井看着少年的背影,整理了一下情绪。和自己说话的感觉还真是奇妙啊。虽然声音很像,但现在和两年前的声音还是有区别的。两年前三井的声音有些稚嫩,带着一种贵族公子的干净华丽,现在的声音浑厚了一些,发出一些音节的时候有点沙哑的感觉。但三井并不是那么容易放弃的人,总之一定要阻止那个小鬼回到体育馆。

三井做奔跑状试图追上少年,就在超过少年的一瞬间来了个膝盖着地的假摔,算好了着地力度,并不很疼,却看着挺真的。
“哎呦!”三井抱住膝盖呲牙咧嘴。
“你没事吧!”大概是同病相怜,少年瞬间紧张了起来。
“有事啊!我们一起去医院吧!”三井顺势抓住了少年的手腕。
“你可以站起来吗?”
三井做出左膝不能使力的样子,更是看得少年眉头一皱。虽然不情愿,少年还是扶着三井回到了野口综合病院。

被医生检查过膝盖的结果是,三井什么事都没有。
“什么嘛,根本没事,还弄得这么吓人。”少年松了一口气,白了三井一眼。
“我就是想让你回医院而已。”
“啊!糟糕”少年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沮丧的坐在了医院走道的长椅上。
“已经错过了湘北训练的时间了。”
“错过就算了吧,养好膝盖再打球。”
“我不是说我的膝盖已经不疼了吗?是医生非要我养一个月,太小题大做了。”
“这根本不是小题大做,你去体育馆打球铁定会受伤,你就更不能参加县大赛了,这样你也无所谓吗?”
“拜托你不要诅咒我好不好?我的事情不用你管,你这人真的很奇怪。”少年起身走进病房,把门关上。
“你这死小鬼,除了安西教练别人的话都不会听的么……”三井气恼的抓了抓自己的短碎,这次的相遇并不像他想象的那么顺利,他果然还是低估了两年前自己的固执程度。

“还是明天再继续拦着他吧。”三井叹了一口气。
最爱三井寿,没有之一。极易勾搭,碎文癌透明渣作者。

TOP

本帖最后由 天堂缺 于 2016-1-2 18:51 编辑

当三井穿越回遇到少年的第二天,发现少年并不在医院。猛然想起今天是县大赛第一天,也许是偷溜出去看比赛了吧。三井来到记忆中比赛的体育馆,在观众席里凭着直觉寻找着那个少年。只见他站在过道中央,神情落寂的看着打得风生水起的湘北,颓然低下了头,拄着拐杖转身离开。

三井非常了解自己当时的心情,他不知道怎样去安慰少年,除了膝伤恢复参加比赛,没有什么是能够让当时的自己开心的事情。他默默的跟随着少年,然后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大步奔跑了起来。少年还不习惯使用拐杖,或许是因为膝盖的疼痛加上情绪的低落,下台阶的时候拐杖一滑整个人向着地面跌出去,随即被三井牢牢的接在怀里。

三井松了一口气,这个情节居然真的“再次”上演了。好在这次少年没有摔得那么痛了。还记得当初自己在汹涌的人群里疼得眼泪都流出来了,但因为不想被围观也不想被搀扶挣扎着起身离开,忍着剧痛来到路边叫计程车回医院,从此再也没踏入湘北篮球部。

“你还好吧。”三井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温柔一些。
“怎么又是你?”
“我去医院看你,发现你不在就想你是不是来这里看比赛。”
“你对我还挺了解。”
“因为我是你的球迷嘛。”三井的大脑飞速运转着,想出了这样一句安慰少年的话。虽然三井很谦虚,但是被人夸的时候心里还是很高兴的。

少年从三井怀里站起来想继续走,却露出一个痛苦的表情重心不稳的向前跌去,被三井眼疾手快的扶住了。
“怎么了,膝盖又疼了吗?昨天你不是说已经不疼了吗?”
少年心虚的别过头去。三井一瞬间就明白了,少年说错过湘北训练的时间根本就是骗自己的,他一定趁自己离开的时候回湘北打球了,然后膝盖再次受伤。
“你这个笨蛋,我不是说要你别去篮球馆吗!”
少年被三井一说更加的懊恼,使出全力把三井推开就要走,三井绕到少年面前缓和了语气:“好了,我送你回医院吧,你这样我真的怕你再摔倒。”
“不用。我自己能走。”
“昨天不是你送我嘛,今天就当扯平了。”
“好吧。”
“干嘛这么不情不愿的,我可是一片好心。”
“哦。”敷衍的语气。
“喂,小鬼,有没人和你说过,你真的很难搞。”


三井送少年回到医院之后说了些鼓励少年的话,没几天少年出院恢复,三井还千叮咛万嘱咐的要少年回到篮球队,少年勉强答应了。但当三井再次回到湘北篮球馆确认的时候,才知道少年骗了他。来到一年十组门口,看到了木暮和赤木的身影在向里面张望,随后听到大猩猩用失望而气愤的语气说:“那家伙又没在!”“都一个星期了,三井去哪里了。”木暮沮丧的说,还不甘心的又向里面张望了一下才和大猩猩离开了。

此时距离少年的膝盖再次受伤已经两个月。
到底没回篮球队,说不定还可能混不良去了!怎么当时就信了那个小鬼的话呢。三井四处寻找着少年,无意中看见街边广告屏显示的日期,两年前的这一天似乎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被他遗忘了,认真的回忆了一下,他的面容一下子变得阴郁而忧伤,拦了一辆的士去了墓园。

杉山是和三井从武石国中一起考到湘北的同学,因为交通意外去世了。国中县大赛的绝杀就是他传球给三井的。今天,是杉山的葬礼。当时因为少年在颓废,没人联系得上他,所以少年错过了这次葬礼。三井气喘吁吁的跑到杉山的墓碑前,很多人已经笔直的站好了,沉浸在悲伤里的人们没有注意到三井,虽然三井的白衬衫在统一穿着黑衣的人群里格外显眼,像一团无辜的棉絮。三井在牧师的悼词和人们的恸哭中无声的洒下热泪,内心黑洞的某一块却被填补了起来。

杉山,我来送你了。

三井红着眼眶往墓园外面走,却听到了安西教练的声音。
“三井还是没有回来,虽然我每天都在等着他。”
“安西教练……”三井走的近些,站在一个安西教练的盲区位置。
“三井是国中的MVP,和你很像呢,一样的有天分,一样的骄傲。可能膝伤对他是一种打击吧,但我没有去找他,因为我想让他靠自己的力量走出来,即便三井就此放弃篮球也比以后受到更大的挫折要好吧。当初我那么严厉的对待我的每个球员,是因为我认为一个篮球手有了天分和实力是远远不够的,重要的是要有坚定不移永不言弃的决心,否则不可能走得很远。没想到我的严厉把你逼上了绝路,如今我又能为三井做什么呢?我……是个不称职的教练。谷泽,如果你还在该多好。如果三井回来,该多好。我真的很想看到三井在高中联赛上活跃的身影。”

谷泽。一个陌生的名字,大概是安西教练的队员吧。如果当时来参加了杉山的葬礼,如果能听到安西教练这番话,三井一定会马上归队的吧。但命运就是如迷宫般错综复杂,你所看到的只是一小部分,你永远不知道在你不知道的地方上演着多少与你相关的情节。

那一天,三井没有找到少年,直到时间耗尽不得不离去。

和翔阳的比赛。体力耗尽的力不从心让三井几乎倒下去,但他凭借着顽强的信念重新站了起来,回想起最初安西教练的知遇之恩,队友的包容和关心,以及两年前墓园里安西教练的话,三井在下半场最后几分钟像一个复活的战神一般为湘北狂砍十五分。

在木暮的搀扶下离场,走到安西教练面前,百感交集,刚要开口便听见安西教练的那句“有你在真好啊。”三井突然觉得胸口热流涌动,眼眶发胀。


此后三井又锲而不舍的穿越过去几次试图规劝少年回篮球部,都是败兴而归。虽然三井对过去的自己束手无策,却也因为理解少年的内心而不忍苛责,但终究还是情绪失控的对他大吼“想要称霸全国湘北没有你是不行的!”可惜少年并没有听进去。

虽然如此,但三井确确实实的意识到了,湘北需要自己。于是在和陵南争夺全国大赛门票的赛场上,三井面对一个个出问题的队友劳心劳力奔跑在攻守两端,全然不顾自己体力还没有恢复的事实,终于不堪重负的倒下去,在楼梯间留下悔恨的泪水。直到那一刻,他还是如此在意着两年的空白。

三井再次找到了少年的时候,他正满脸是伤衣着褴褛的坐在铁男的机车后座上,正要上前说话却被另一个身影抢先一步。

“三井!我终于找到你了。”木暮向机车后座上的少年挥挥手。
但少年并不想让木暮看到他这满脸伤一身土的样子。于是把脸别过去让铁男赶紧走。
“三井你等一下,三井!”木暮并没有放弃,还追着机车跑了几步,虽然并不可能追得上。
“四眼你别挡路呀。”木暮听到这一声“好心的提醒”之后就被身后的摩托车撞飞,整个人滚到路边,掀起了一大片尘土。

“木暮!”三井赶忙跑过去把木暮扶起来,只见他眼镜都摔掉了,脸也擦破了,有鲜血从额顶汹涌的淌了下来。
“木暮,振作点,我这就送你去医院。”
木暮没有眼镜,加上鲜血蒙住了眼睛,他听着三井的声音以为少年回来了,露出了一个开心的笑容,仿佛怕三井逃走一般紧紧的抓住了他的手臂:“三井,你回篮球部吧,我想和你一起打球,你不是和我说要一起称霸全国吗?大家都在等你呢。”

三井咬着牙,他真的很想说自己一定会回去。他没想到当年自己那样一走木暮会受伤,他也知道少年并不会回到篮球队,一股自责的情绪让他只能说出一句“对不起。”

木暮用手在地上摸索寻找着,三井帮他找到了一只镜片已经破碎的眼镜,给木暮戴了上去。

“谢谢。啊,你是谁?”木暮看清了三井的脸,才发现自己认错了人。虽然某种程度上来说他并没有认错。

“我……是三井的表哥。”
“你也劝不住他吧。”木暮无奈的笑笑。
“嗯。对不起。”三井扶着木暮站了起来。
“三井有他的骄傲,我知道的。如果不拼命给他铺台阶,他死都不会走下来的。”
“……”木暮一语中的,三井不得不承认时至今日自己依旧是这样的个性,只不过不会像从前那么任性了。
“那小子不是故意的,你不要怪他。”
“怎么会,三井他是一个知恩图报的好人。”
“呵呵,你是指他为了安西教练来湘北这件事吗?”
“嗯。”
“那家伙根本就没有出息,只会说大话而已,什么称霸全国,被所谓的骄傲围困住自顾自的颓废着,都不知道什么才是最重要的。如果有一天那家伙回到篮球馆,替我好好骂骂他吧。”
三井一边扶着木暮慢慢走着一边留意着周围是不是有计程车。
“也许到了那一天我会骂他也说不定。但现在最辛苦的也是三井。作为队友我却什么也不能为他做。”
“你已经做的够多了,让他自己成长起来吧。”

把木暮送到医院,三井还抽空去给木暮配了一副眼镜。木暮睡着了,三井把眼镜放在桌子上便离开了。他记得那天甩开木暮之后带着铁男他们把打自己的人扁了一顿,然后因为去看望生病的奶奶去了趟医院,傍晚和铁男约在一个巷子口见面,打算去海边兜风。

此刻三井就在巷子的一端等着少年的到来。因为怕奶奶担心,少年已经处理好脸上的伤口,换上一身整洁的衣服。
“还真是阴魂不散啊。”少年嗤笑着走过来,并不打算和三井多说什么,目不斜视的和三井擦身而过。
“你知不知道你走了之后木暮被你同伴的摩托车撞倒,头部流了很多血,缝了四针。”
少年瞬间停住脚步,三井看到他的身躯微微颤抖了一下。
“那木暮现在怎么样了?”
“当然是在医院,恐怕十天半月都不能参加篮球部的训练了。”
一方面听到木暮没有大碍稍稍安心,另一方面三井又提到了篮球,少年的心情在稍微放松后又跌到了谷底,不想言语,抿紧了嘴唇走向巷口。

“你都不打算去看看木暮吗,你心里就一点不难过?他是为了你才受伤的,还抓着我叫你回到篮球部。”
“够了!木暮也好,篮球部也好,已经和我没有关系了,你也一样,我根本不认识你,为什么一直啰啰嗦嗦的来管我的事啊。”少年一脸烦躁的加快了脚步。

“你站住!”三井抓过少年的右手腕扯向自己,另一只手握住少年的肩膀顺势把他整个人压在了墙上。
“放手!”少年抬起没被掌控住的左手试图掰开三井钳制在肩膀的手臂,被握住的右手也用力挣扎着,但力气还是输给了三井,一时动弹不得。

“三井寿,你清醒一点吧!这样对于你或者你周围的人有什么好处呢?就算不回篮球部你也应该好好念书,这样每天打架逃课像什么样子!”

少年看着三井焦急痛楚的脸,露出不解的神情,然后轻蔑的笑了。

“我怎样,和你有什么关系?”明明身体较量上处于下风,少年还是倔强的抬起下巴,扬起眉毛,清澈的蓝色眼睛挑衅的瞪着三井,一副老子的事你少管的表情。

“你这家伙真的很让人火大!”
“那你就不要来管我啊。”少年戏谑的口气令三井握紧了拳头。

“你的骄傲根本不应该用在这种地方!膝盖受伤是你逃避的借口吗?没参加县大赛又怎样呢?还有冬季选拔赛不是吗?这就是你报答安西教练的方式?你的自尊心还真是可笑啊,不就是让赤木出了点风头吗,难道你就因此觉得自己一无是处?我不是和你说过吗,想要称霸全国,湘北没有你是不行的!”

少年知道三井是了解自己的,虽然搞不明白这家伙到底是哪里冒出来的。但少年并不想被了解,他痛恨一切试图卸掉他面具或者接近他内心的人。只要有人踩入他的警戒线,少年就会焦躁不安暴跳如雷。三井的语言让少年失去了理智,他大吼着“闭嘴”一拳打上了三井的右脸。这一拳,真的不遗余力。少年打的并不是三井,而是三井口中的自己。少年何尝没有这样痛斥过自己,但是离开的越久,他就越没有勇气重新踏入篮球馆。

三井吐出一口血,把脸转过来。少年虽然微微后悔,却依旧是不甘示弱的样子。
“你以为自己是谁?凭什么来管我?”
三井再也无法忍耐,一拳打出去,巷子里发出一声骨头碰撞的闷响。

一只乌鸦扑棱着翅膀扯着嗓子飞过去。

“喂……你是傻瓜吗?”少年的声音还未从震惊中恢复,三井低着头,双眼隐匿在眉骨投下的阴影里,看不出表情。

“不管我做什么, 都是没用的吧。”三井把生疼的拳头从墙壁上拿下来。刚刚太激动了,居然出手了,如果那一拳再用力一点,过几天也不用打球了吧。唯一庆幸的是明天没有比赛。

终于多少了解到,那时木暮对自己说“三井拜托你成熟一点吧”是怎样的心情。


“三井,有什么事吗?”一个粗犷的男声让两个人同时回头,铁男向这边走过来,锐利冰冷的眼神投射到三井的身上。三井知道,这是铁男动手的前兆。每次铁男替三井打人之前露出的都是这种表情。只要有铁男在,没有任何人能欺负他,也没有任何人敢欺负他。

“铁男!”两个几乎一模一样的声音同时响起。
“嗯?”铁男一愣,因为两个人的声音太像了,而且三井的长相也让铁男生出一种熟悉的感觉。他仔细打量了一下三井的脸:“你是谁?怎么会认识我?”或许是因为三井和少年长的很像的关系,又或许是铁男面对这种类型的男生总是有着莫名的亲切感,眼中锐利的杀气瞬间稀释了很多。

“我……我听三井说起过你。我是他表哥。”
铁男默不作声,看了一眼少年,似乎在确认三井的话。三井也把手从少年的身上放开了。
少年配合的点点头:“铁男,我们走吧。”说完就朝着巷口铁男的机车走去。

两个人都默默的注视着少年的背影。知道三井是少年的“表哥”之后,铁男大概能猜到三井这么光火是为了什么。

“那个臭小鬼有什么值得你护着的。”三井恨恨的嘟囔着。铁男的目光依旧停留在少年的身上,听到三井的话仿佛在思索着什么,随即嘴角露出一抹温暖的笑意。

“铁男呐,我觉得你太惯着三井了。你就不要管他,让他多吃几次亏,说不定就不去打架了。”
“是么?”铁男看着惬意的坐在机车后座上等待的少年,他正抬头欣赏着翻滚的流云,似乎转瞬就忘记了刚才的不快。

“你都不了解他么?”铁男把目光从少年身上移开,对三井露出了探寻的眼神。
“什么?”
“通常人们撞了墙都会回头,那家伙却只有把墙撞塌了继续走或者撞死在墙下两种结果。我只是让他少流点血而已。”

闻言三井愣住。铁男挥了挥手,无意的动作淡淡的,透着几分潇洒。三井望着铁男在夕阳里离去的背影,突然觉得这背影如此的坚实高大。

“铁男,谢谢你。”

铁男跨上摩托,对三井露出了一个笑容。少年把头盔戴好,拉下遮罩,搂紧铁男的腰,机车疾驰着消失在暮色里。

也是我该离开的时候了。自己弄丢的东西就得自己加倍努力找回来,果然没什么捷径好走。三井释然的笑笑,向着公园深处走去。

之后三井都没有再回到过去,直到有一天无意中路过已经变成面馆的樱花寿司店。
三井下意识抬头看了一眼招牌。
“诶?”
樱花寿司店居然还在。

心情突然大好起来。走进店里去吃东西,店主在三井享用美食的时候看了他半天,然后走上前去和三井说话。
“这位客人,两年前来店里吃寿司的是你吗?如果不是你说想要一直吃到,我不久之后就会把店卖掉呢。现在就像你说的,一切都好了起来。真的很谢谢你当时的鼓励,这顿我请。”

原来并不是白白回去的,这家店还在,自己也明白了很多的道理。似乎应该和那个少年好好道谢,以及道别。

三井再次打开本子,回去的机会还剩下很多,似乎把本子记满之前都可以一直使用这个传送门。

谢谢你哆啦酱。但这是我最后一次用它了。纵然以后还会有让我后悔的事情,但勇于面对比什么都重要,都是我应该经历的。三井把本子立起来,拿起篮球,走向那个一直让他挂心的少年。


“喂,带我来这里干嘛!”少年看见篮球场转身就要走。

“三井,我们来打球吧。”
“我不要。”
“那你看我打球。”
“没兴趣。”
“乖,就一分钟。啊,30秒好了。只要你能留下来,我以后都不会试图说服你回到篮球队,也不再管你。”
“真的?”少年半信半疑,虽然搞不明白这两件事有什么关系。
三井没有回答,带球冲向篮下,模拟了几个突破的动作,上篮。带球跑回三分线外,射篮,空心三分应声而入。
少年呆呆的看着:“骗人的……”这个人打球的感觉和动作,和自己真像啊。
三井又做了几组动作,假动作投篮,转身过人,后仰射篮,接下来连续在不同的角度秀了几个三分球,颗颗命中。
“怎么样,技痒了?你的膝盖应该完全好了吧,来和我打球吧,是不是很想和我来场一对一?”
三井笑笑的,少年的心思他应该没猜错,因为此刻自己就强烈的想要和少年一较高下。


“你赢了。”少年的眼中是不甘愿的神色。
三井看着少年倔强的神情,有种淡淡的欣慰和感动。
“现在的你早已超越了过去。”在之后的山王战安西教练这样对自己说,还握着拳头鼓励着自己。

确实如此吧。
所以。
三井弯起嘴角,握起了拳头,那个自信的笑容光芒万丈。

三井看着少年满是OK绷的脸颊,回想起自己的那些荒唐岁月,不由得多了些自嘲和怜爱:“我为你推荐个牙科诊所吧。”
“牙科诊所?”
三井笑:“也许以后用得上。”
“不懂你说什么。”少年撇了撇嘴。
“小鬼,这是我最后一次来找你。我是来说再见的。”

少年没想到一直执着的纠缠着自己,企图把自己引入正途的三井会说出这样一句话。愣了足足有几秒钟,然后他低下头,脸突然莫名的红了起来,不知是因为激动还是懊丧还是不舍。他把几乎脱口而出的“为什么”咽了下去,接下来便是漫长的沉默,两个人立在夕阳里,只有风刮过树叶的声音舒缓着气氛。终于,他刚刚发育的喉结滚动了两下,酝酿了一个看似漫不经心的表情,但眉心却不由自主的微皱着:“你是不是觉得,我已经无可救药了。”

“不是。但你并不喜欢听我讲大道理对吧,而且你已经放弃篮球了。”
少年捕捉到“篮球”这个词,插进裤兜的双手死死的攥成了拳头。篮球是一个咒语,是他心中永远的爱与痛。

“人们总是听说过很多道理却仍过不好这一生。就算告诉你前面有个坑,坑里有滩水却还是要任性的踩湿鞋子。那是因为,看似通行的方法论并不适用于每个人的世界观。成长从来都是一个人的战争,有的路只能自己走,没有伙伴。我这样的行为和拔苗助长也没什么区别。说不定会加速毁了你。或许我并不应该出现。”

“我还会再见到你吗?”但是我并不后悔遇见你。
“等你回到球场的那天,应该就可以了。”
少年看着眼前的三井,三井总是用带着无奈和宠溺的眼神看着他,也会气急败坏的吼他,少年虽然莫名其妙,但能看出三井是真心为他着想的,仿佛三井真的认识了他很久。

三井总是说着少年听不太懂的话,与少年相似却又不同。少年只见三井把身子向自己倾过来,下一秒他的身体就陷入了一个带有阳光青草气息的怀抱。

“谢谢你,让我更加的了解自己,也让我终于可以再无遗憾。”三井的手臂结实有力,又是一句少年听不懂的对白。

跌跌撞撞经历了那么漫长的时光,虽然归队但不能释怀的三井在哆啦A梦的帮助下遇到了这个少年。通过这些与少年相处的短暂时光,三井突然明白,现在这个浴火重生找回了勇气和梦想的三井寿是多么的可贵。三井对于少年终于不再执念,不再责备,他穿越回蜕变的起点,微笑着与过去的自己握手言和。


三井放开少年,有些贪恋的看着少年被夕阳染红的脸,还有他懵懂的神色,然后露出了一个道别的笑容:“再见。”

转身离开。

无需多言,也不再回头,那个少年会一直在自己的心里,提醒着三井把握好剩下的光阴。过去不可逆,未来不可追,只有现在的每一步努力能让以后的人生少些悔恨。就算努力也未必有好结果,但终究是有收获的吧。

“等等!”少年大声的呼唤带着些许回声响起在布满橙金色流云的球场。

三井站住脚步。

“你到底……是谁?”这也是三井无数次问过自己的问题。

三井对着少年深深的笑了,眼瞳里光芒如星。他的嘴唇张合着,每个音节都宣誓一般的掷地有声,透着胸中一直珍存的自信和骄傲。

少年在三井话语的尾音里蓦地瞪大了眼睛。

“我是永不放弃的男人,三井寿!”


---------------------------THE? ?END
最爱三井寿,没有之一。极易勾搭,碎文癌透明渣作者。

TOP

本帖最后由 爱扒学长 于 2015-6-28 00:42 编辑

看了三遍,原着向是一直偏爱的类型。
当一个人对过去产生悔恨,最想做的事情是什麽呢?答案就是重新来过。这篇文章借助蓝胖子的帮助,为三井提供了数次再来一局的机会,这样的设定无疑很吸引人。
三井,如果重来一次你最想怎麽做呢?乖乖养伤,听医生的话,不要跟赤木义气用事,珍惜在湘北的每一天认真训练,让自己不断提升,帮助湘北队称霸全国,完成自己的梦想也向安西教练报恩。
这本该是最合理的程式设定,可惜在启动的最初遇到了一个左右事情走向的大麻烦。三井就是本着解决这个大麻烦的想法回到了两年前。
15岁的三井寿原来那麽固执,就算有木暮铺设的台阶,就算有深埋内心的不甘,就算凭空出现了一个那麽了解自己的奇怪的人,苦口婆心一次又一次的劝说,仍是一意孤行绝不回头。
这样的结果其实不难猜到,可是却也让17岁的三井不再遗憾。
为什麽呢?明明结果没有改变,为什麽他不再遗憾。这不仅仅是因为他留住了樱花寿司店,不仅仅是因为他发现了木暮对他的期待之深。还因为他终於听到了当年被自己错过的安西教练的自言自语。原来教练说有他在真好这句话时是怀着这麽深切的欣慰之情,原来自己真的被队友和教练挂怀着。
但我认为最让三井不再遗憾的原因是,即便知道结果重选一次,他仍是对这条绕了大圈踩过崎岖的路充满无畏。路程远了又怎麽样呢?我是永不放弃的三井寿!
青春可以犯错,人生本就孤单,谁能为谁的选择负责任呢?安西不能,武石的同学不能,木暮不能,赤木不能,铁男不能,甚至长大的自己也不能。因为如果17岁的他带着知道电影结局的心态来逼15岁的自己照着设计更改游戏进程的话,那麽这两年该被历练的青春才真的是被挖空了。三井寿将彻底丢失这宝贵的两年。也许体能水平因此得到保留,也许打球技术因此得到更高的成就,但那个在球场上即使手都快抬不起来仍令对手胆寒的三井寿也就不会出现了!
河田是河田,赤木是赤木,他是谁?他是凤凰涅盘的炎之男。

这篇粮食向的三三小说呈现给我的就是这样的解读^^

============我是铁三的分割线==============
另外这文里关於铁男出现的场景,虽然他台词很少,但相当抢镜。他只想让三井少流点血,至於其他一概不论也不管。咪酱爱来就来,爱留就留,爱走就走,这份感情,真的没有几个人能做到。
我坚信对於用心去喜欢的彼此,外表的改变根本不能蒙蔽自己的双眼,所以17岁的三井出现在铁男面前,我想他虽然觉得蹊跷,可一定能感觉到三井独有的气场(或磁场)他知道这根本不是什麽表哥,但也不想拆穿。
三井说啥就啥吧,反正惯着他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他不说就不问。
不过他仍是告诉对方,你放心,我最擅长的就是抡拳头,所以我会用我最擅长的去罩着"你们",其他的你就放手去做吧。
虽然是粮食向的自攻自受,但我仍闻出文中浓浓的铁三味道,因为那也是学长生命中绕不开的一个人。

TOP

我一直觉得已经发生的是唯一会发生的
就算我返回数年前告诉自己一定要好好学习拿出点干劲但估计最后还是会走到这条路上来
但就算知道这一点,每次告诉自己没什么好后悔的,其实心里还是在隐隐悔恨
正是因为这样人生才变得有意思许多吧,不能重头来过,带着赌博的心情去活。

TOP

回复 6# 爱扒学长


? ? 因为在私信中你说过这个铁三的想法,我觉得很有道理,所以重新编辑了一下铁男的话,原句是“你是他哥哥,你都不了解他吗”改成了“你都不了解他吗”意思是“你都不了解自己吗”所以三井愣住了。第一他没想到铁男居然这么了解自己,第二是他终于彻底的知道了,自己就是那种把墙撞破继续走或者死在墙下的人。这是缺点,亦是优点,是三井寿不可分割的特质。想到这里,他就明白,少年是不会改变的,他只要秉承着这个性格特质坚持自己向着未来走下去就好了。所以他释然了,不再去规劝少年。

脑洞党是我的大爱!以后也请多多指导吧!

回复 7# _blacklist
觉得小一的话太有道理了!简直字字戳心,我就是有过你这样的想法所以对过去从不后悔。我也相信,不管好事坏事,都是上帝最好的安排,一定有他的意义的。不能重头来过,带着赌博的心情去活。但还是要全力以赴。
你三分球的弧线是我永远的信仰。我还是非常的爱bet356体育在线官网_bet356手机版赢钱不出款_bet356官网体育,我会一直守着这个坛子,并且把自己的爱放进去。

TOP

本帖最后由 辛意 于 2015-7-3 23:54 编辑
“通常人们撞了墙都会回头,那家伙却只有把墙撞塌了继续走或者撞死在墙下两种结果。我只是让他少流点血而已。”
天呐铁男你真的要暖死我了!!
以及……好久不爬回来看到三井壁咚三井的桥段竟然有点小激动呢(人家都说了是粮食好吧)
这个创意真的很赞!!!
心理描写很到位,对话的感觉也很到位,搞得我真的好想重温一遍原着
辛1234567890

TOP

确实是一篇好文,我很认同6楼所说的,没有这些,咪酱就不是他自己了,缺点也好,遗憾也罢,所有的经历才构成了今天落拓天真的,让人疼爱到骨子里的三哥。而且,人生就是这样,即使从头再来,当时的心情,认知,智慧还是决定了自己走同样的路,犯同样的错,所有没有什么要回头悔恨的,永远向前看!
? ? 仔仔这篇好像一块拼图,把原着没写出来的场景拼出来了,大爱,抱住!好喜欢这样英姿挺拔,充满男子气概的三井!
喜欢SD一百年不变!

TOP

本帖最后由 羽颀 于 2016-1-2 18:15 编辑

写得真好。其实有个写仙藤的姑娘也写过一篇藤真穿越回去的文,不过她的执念是为了让翔阳战胜湘北,而你的执念是为了让三井战胜自己。我很喜欢这一篇。

>>付过账三井对老板说:“老板,你做的寿司真的很好吃,好希望一直可以吃到呢。虽然开在小巷子顾客并不多,但我想以后一定会有很多人喜欢这里的。我也会一直记得这里,谢谢你。”三井说完还轻轻的鞠了一躬,老板也赶忙鞠躬回应着。
>>当初我那么严厉的对待我的每个球员,是因为我认为一个篮球手有了天分和实力是远远不够的,重要的是要有坚定不移永不言弃的决心,否则不可能走得很远。

老爹啊老爹,虽然我完全同意你所说的坚定不移的决心,但我不得不说,你两次都做错了。对一个人因为有期待而严厉不应该说出来,有才华的人一般自尊心都挺强的,你这样太伤人自尊。而对一个人关心却应该说出来,否则那些别扭的人他们是不懂的啊
所以很喜欢三井去和老板说的那段话,小三你真是做了件好事呢

>>“三井有他的骄傲,我知道的。如果不拼命给他铺台阶,他死都不会走下来的。”

作为一个伪三暮党,这句话真是一本满足。就像听到宁中则对岳不群说,冲儿根本不会拿平儿的剑谱,他那么傲气的人,送给他他都不会要。
这个世界上真正了解自己的人是多么让人泪崩
眼镜哥哥真是身体力行,就算后来被臭小孩扇了耳光还是不断在给他铺台阶

这样一个结局,在不管哪个空间里,少年都是能够坚定得走下去的吧

TOP

曾经我一直对三井这个人物抱有遗憾,总会想着如果没有那两年的空白孩多好,如果可以的话,真的希望时间可以重来,帮他一次。慢慢的,想法就变了,三井的可贵之处正是在于他的涅盘重生,浪子回头并且改他个彻彻底底!这里特别同意阿缺的那句话,离开的越久,越难回头!三井这娃早年神经太过纤细敏感,就算不在高中载这跟头,估计在以后的人生道路上也会遭遇挫折,可以说是必经之路,我们谁都不可以用现在的心情来看待过去的自己,所以文章的结局也是意料之中。近些年那么多次重温bet356体育在线官网_bet356手机版赢钱不出款_bet356官网体育,现在最打动我的不是最经典的那句,教练我想打篮球,而是和陵南交战前,三井对安西教练的照片说的那句,这是我唯一可以对他们做出的补偿,印象特别深刻,此时的三井已经真正成长,这个时候他不是队长不是球队王牌但是不会忘记自己要承担责任。湘北五虎,除了三井,谁都没有尝试过没有球篮的日子是多么无趣,所以失去过,才知道珍惜!这样的粮食文真的很走心,字里行间好像都能溢出满满的回忆和内心的感动。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