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回复 90# 天堂缺

看到这麽大一篇回覆首先我是震惊的,但细看下来,居然两小段剧情评论後接着全是密室相关,你这篇幅比重真的大丈夫吗?
对泽北我上一章明明才提到,之前也提过你给我滚去复习!!不要满脑子只想着污!
而且,我说了三井也是第一次啊,人家也很紧张啊,花好月圆时你提什麽土屋!!!(小流找你绝对是自作孽)
反正我向来不会写肉,这次真是还你感情债(咱俩这是神马关系啊喂),你以後茅屋密室轮着舔吧,小心别把舌头黏上面,下一章还有一部分密室的剧情,昨晚实在是写不动了!
我在想要不要他们再来一发(请作者以剧情主线为重不要跑偏),三井这章预谋是肯定的,俗称千里约炮233333

TOP

滚去复习了,原谅我只注意三流了,别人在我眼中都是浮云,我的记忆力只能维持一周啊呜,反正为了更深入了解剧情经常重温还是有必要的,小茅屋隔再久都记得,别人就是瞬间失忆我也是醉了。只能说,你的三流晃瞎了我的眼,怪他们过分美丽(你滚)
最爱三井寿,没有之一。极易勾搭,碎文癌透明渣作者。

TOP

原来所谓加长版是这个意思啊,我都没意会到……
所以说小别胜新婚嘛,所以说干柴就是要有烈火才能烧得足够旺嘛~
原谅我其实这么粗鄙……
栀子大,看过来:黑帮、破流,黑帮、破流……

TOP

第十六章


流川只迷迷糊糊睡了半个时辰便自己醒了过来,在一个这么适合睡觉的环境里实属奇迹。一睁眼就看到三井坐在床边看着他,眼里没有太多的喜悦,更多的是担忧。

“怎么了?”流川起身与三井平视问。

“方才帮你整理衣服的时候,看到从衣袋里滑落出来的武石剑谱,”三井转身将原本放在桌上的小册子重新置于手中回过头道:“谁给你的?”

“神。”

“那就是牧皇了。”三井点点头,心中的猜测已被证实,“果然当年他们还是去武石旧部搜过。”

“我不想只跟着师父学铸剑,我还需要精进剑法,”流川说出自己的打算,“泽北荣治真的有传言的那么强吗?”

三井看着流川那副无比认真的神情,沉默了一会儿道:“不要试图凭个人之力来救我,如果可以走,我早就走了,事情没有解决之前,你来了也不能改变什么。”

“到底是什么事情?”流川不悦,今晚的重聚始料未及,刚才的欢愉甜蜜得不真实,现在一觉醒来果然还是得回到当初分别那日的冲突点,任凭多么深厚的感情也无法绕过去。

“我答应山王助他们攻打神奈川,号召武石旧部重夺皇权。”

“你真的要这么做?”流川听也知道这是反话。

“当然不是,比起血流成河的战争,我更希望天下太平,神奈川姓什么我不在乎,但我绝对不会去做那个害得故乡生灵涂炭的罪人。”

“那你到底打算怎么做?”为什么,他不能去帮忙?

“我想先稳住他们,然后伺机与牧皇这边合作,让他们能够得到我传送的情报,将前来进犯的敌军挡在境外,只要情报准确,神奈川大军要做到逼退他们不是难事。”三井把剑谱递到流川手里,“你若喜欢练,就继续练下去吧,看来牧皇是真的很看重你的天资。”

“谁是帮你递送情报的人?你确定可靠吗?”这个人选,关系到整件事情的成败,手里握着多少人的性命,三井在这短短的时间里,如何找到这样一个人。

“大荣的土屋淳。”

“又是他!”

听出流川语气中的异样,三井才疑惑地问道:“为什么这样说?”

“感觉他与你之间比别人多出很多不寻常。”

食古不化天下第一的流川枫竟然会吃醋?不会吧!三井心里几乎被这个从天而降的意外吓到心脏漏跳,于是他不死心的追问道:“你说的不寻常是指哪方面?觉得他不可靠?”也许只是他意会错了。

不可靠,当然不可靠!“交浅言深之人,难道会可靠?”流川冷哼了一句。

“关于他的事我对你说得不多,其中牵绊是有一些,至于是否值得信任,我心中是有一把尺的,当然,在事情足够有把握之前,我不会百分百的信任任何人,我知道你这是担心我的安危,我会多加小心的。”三井叹了口气,到底不过是个半大少年,多么冷酷的外表之下也难免会存些小性子吧。

将手覆在流川放在床边那只白皙宽大的手背之上轻轻握住,又把身体挪到他身前贴靠起来,三井额头轻抵流川脸侧,充满眷恋地闭上眼睛说道:“今晚能有此一聚,只会令我更加珍惜自己的这条命,还有好多愿望等着跟你一起去实现,我必定会保重自己的。”

流川本来有些赌气的心思被这突然的亲昵动容,他侧眼望着近在眼前的那张俊颜,有些疲惫有些憔悴,忍不住抬起另一只手将他垂下的几缕乱发拨到脑后,“你以后想做什么?”以前都是自己在说将来要游历天下当第一,却从来也没有好好问过师兄都有些什么愿景想要完成。

“以前我只一心想等师父回来,师徒二人可以在煅炎谷过着闲云野鹤与世无争的日子,可是自从了悟到对你的感情之后,”三井说着睁开了眼睛,“我想要一直跟你相伴,就算你要离开煅炎谷,我也想跟你永不分离。”

“就算要离开师父?”

“就算要离开师父!”

流川笑了,极浅的笑纹展现在他的唇畔,“这个愿望还有多久可以实现?”

还有多久?三井多想说就现在,就现在趁着安西田冈跟山王那几个主事的商议进军神奈川的今日,他们神不知鬼不觉的从此消失在所有人的视线里。

“我会尽快。”可惜最终,也只能给出一个等于是没有回答的回答。

“让我帮你做点什么,别看低我。”流川说这句话的时候带着少有的急迫,焦虑的气息直直的传达到对方身上。

“我怎么可能看低你,你是我的骄傲。”三井抬起两手扶住流川的脸快狠准地对着那张倔强的嘴快速地啄了一口,准备收回之际却被流川反应极快的回吻住,又重又深的吸吮起来。

粗重的喘息声霎时间又充满了这个通风口很少面积也不大的房间里,流川的身形体魄早已强壮过了三井,他一个使力便把师兄压倒在了床上,昨晚的结合发生得太快,在他还震惊于这梦境一般突如其来的激情之时就已经被单方面决定了位置,但现在,他也想要向三井展现出自己的热情,他心里的爱一点都不必对方少!

三井在后背触到床面的那一刻起似乎就明白了什么,他当然不排斥跟流川亲密,可是突然位置的逆转让他心中还是咯噔了一下,他可从来没有想过被自己一手带大的师弟压在身下啊。

“喂,你想要像我刚才那样?”可恶,流川学什么都太快了,此刻啃咬在自己耳侧的那张嘴弄得他心猿意马几乎快要不能思考。

“有什么不可以吗?”舔弄继续,含糊不清的回答却是简短而坚定。

有什么不可以吗?三井也在心中反问。是啊,如果都是源自于爱的亲密,怎么做有区别吗?只要两人都感到欢愉不就可以了。也罢,只要他喜欢,这一次便由着他吧。

室温在持续的升高,窗外阳光还没有出来,他们还有时间告诉对方这些日子以来心中到底积存了多少想念。

不要你猜我想的闪烁其词,这样的时刻男人会选择最原始粗暴的方法明确传达出自己的感情,当流川终于无法过多忍耐直接进入三井身体的那一刻,疼痛伴随着兴奋的幸福感一瞬间同时将两人席卷包裹,仿佛全世界都不存在了一样,除了彼此的心跳和情话,他们再也听不到任何其他。


(阿缺同学过生日,说什么我都得表示点什么啊,不然怎么说得过去。没什么拿得出手的,作为资深流三党的你就发颗流三糖吧!尽管字数不够多,远远不及去年我生日时你爆肝送我的花藤糖,可是我的心意还是希望你可以感受到啦,漂亮勤奋的阿缺大大,永远的十八岁生日快乐!!!爱你~~)

TOP

感动死!!!特地发糖给我真是大大治愈了郁闷了一天的我,流川反攻的那一刻我真是激动了一下,镜化能力就是厉害啊哈哈哈,三井你马上就被吃干抹净了,虽然坑了很久,但你接的挺顺嘛,土屋流川虽然了解不多但还是敏锐的感受到了不同寻常!!不过看着三井对流川的承诺我也就放心了!!他们又要分开了吧,这次得多久才能重逢呢!!!!纠结呀纠结,总之想要看见风人不受土三影响的流三!!快点开土三坑然后把这文尘埃落定吧!
你三分球的弧线是我永远的信仰。我还是非常的爱bet356体育在线官网_bet356手机版赢钱不出款_bet356官网体育,我会一直守着这个坛子,并且把自己的爱放进去。

TOP

一口气看完,这个故事很有创意啊!
从开始的铸剑谷,到后来的转折都非常顺畅,土屋对三井的关切,
三井和流川之间的约定!都让人感动啊!
但是LZ是不是要坑啊?看起来好久没洒土了

TOP

这篇我要回来填了,既然当初说过不会坑就该做到,好在情节什么的当初都设想得差不多了,唯一的阻碍是原帐号已找不回密码,就重新注册一个接着填吧(苦笑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