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剑网三同人】眉间雪

本帖最后由 天堂缺 于 2015-9-19 21:24 编辑

此文的灵感来自于一个叫作眉间雪的mv,视频地址如下。
http://list.video.baidu.com/z/new/sitepage/index.html?play=http%3A%2F%2Fbaidu.ku6.com%2Fwatch%2F8299461902504823263.html

所谓的江湖路,不过是她撑着伞,道一声,初心莫负。
? ?? ?? ???
? ?? ?? ?? ?? ?? ?? ???----------南宫寂阳

她自幼孤苦,总是被卖来卖去,早已不记得父母是谁。四岁那年,从毒打她的继父手中逃脱,又冷又饿漫无目的的走在飘雪街头,被一个鲜艳欲滴的糖葫芦吸引了注意。手持糖葫芦的是一个面容清俊的男童,她对这张清冷的脸却产生了一种莫名的温暖感觉,忍不住贪看片刻。

男童看着她被冻的通红的脸和衣着单薄的瘦小的身躯,把糖葫芦递到她眼前,她把冻僵的双手交握,呵了两口热气才接过了糖葫芦:“谢谢。”

“你的家人呢?”
她摇摇头,神情落寂。
“师父。”他扯了扯旁边正在买包子的中年男子的衣角:“您能再收一个徒弟吗?她和我一样没有家。”
中年男子摸了摸她的头:“你愿意的话就跟我上纯阳学武吧,你叫什么名字?”
她茫然的摇摇头。
男子抬头看着天上纷纷扬扬的雪花:“雪中初见,以后你就叫雪见可好?”
她用力点点头,露出一缕甜美微笑。

递给他糖葫芦的男童叫湛风,她的师兄,比她大三岁,两人一同习武,一起长大。湛风少言寡语,习武比纯阳所有弟子都卖力,除了习武读书不和其他弟子玩耍,能让他温柔相待的只有师父和雪见。十年后,师父下纯阳仙游离去,湛风也要去闯江湖,立志名扬天下。

“师兄,师父走了,你也要走,从此雪见就一个人了,师兄能带雪见一起去吗?”
“江湖险恶,不知会遇到什么事情,我先去闯荡,待到我功成归来,带你云游天下。”
“师兄……”
他温柔的为她拭去眉间雪花:“我一定会回来的。”
“嗯,我等你。”

她资质极高,14岁那年已经成为纯阳功夫最好的弟子,又勤于修炼了两年。
两年后,宿命般的,她在遇到湛风的地方遇到了6岁的南宫寂阳,也是用一串糖葫芦就把他留在了身边,一待就是十一年。

雪见:“俯首作揖谢师恩,呐,我喝了你的茶,就是你师父了,江湖险恶,咱们师徒一心,同去同归。”
寂阳:“嗯。”
雪见:“我去给你买包包和糖葫芦,你等着我。”刚要走却被寂阳拽住了衣角。
雪见:“怎么了?一个人害怕?”
寂阳嘴硬:“才没有!”
雪见温柔笑道:“那你为何拽我衣角?”
寂阳:“我……”
雪见牵起他的手:“不怕,师父跟着你。”

有了寂阳的陪伴,雪见不再孤单,等待也不再那么漫长。她最喜欢冬天,那是她遇到湛风的季节,也是湛风离开的季节,她总觉得湛风会在一个冬日归来,最常等他的地方一个是纯阳的桃树下,那桃树是十岁那年和湛风一起栽下的,还埋下了很多陈酒,说等着长大以后喝。另一个等待湛风的地方就是断念桥上。断念桥是一座没有围栏的石拱桥,与人通行却不会让人过久停留,没人会在一座没有围栏的桥上赏风景,除了雪见所有人都是匆匆而过,唯独她总是望着湛风离去的方向发呆。

回首往昔 ,湛风吹笛她吹箫,经常合奏,还一起练剑读书,每当雪见微微仰头看着漫天落雪,湛风都会为她撑起伞,轻轻拂去她眉间鬓发的雪花:“以后雪天出来一定要带伞。”

如今她也有了一个可以撑伞的人。寂阳也喜爱吹笛,她略略指点一二,八岁的寂阳便吹出了一首完整的曲子,此曲是雪见最常吹奏的那首眉间雪。寂阳是个内向倔强的孩子,表面爱逞强,内心对这个世界却也有惧怕,多么像当年的雪见自己,所以雪见总是牢牢的牵着他,希望寂阳能感受到她会一直在身边,即便有一天她要离开纯阳也打算带着寂阳,她不想把无亲无故的寂阳一个人留在纯阳。雪见这样一牵就是四年,寂阳渐渐长大,不愿她再牵着他,也不喜欢她在身后的叮嘱。

那日师徒二人去集市采买,雪见要去为寂阳买衣服,寂阳懒得动便在原地等候。
十岁的寂阳已经眉目英挺俊秀,身着道服更是气质不凡。一位路过的富家小姐主动对他说:“你是纯阳的人吧,长得真俊朗,你叫什么名字?我长大嫁与你可好?”
“我立志名扬天下,功成之前是不会娶妻的。”
“这位小弟,我们小姐可是全城第一美貌啊,您可莫要眼拙了。”随行的伙计有些愤愤不平。
寂阳这才仔细端详了一下小姐的脸:“美则美矣,但不及某人。”
“谁?比我还漂亮?”小姑娘不服的撅起嘴。
“我师父雪见呀。”少年的语气肯定,满脸的得意,在不远处听到的雪见瞬间笑出声,她从未想到这个冷冰冰的小子居然会这样夸赞自己。
寂阳看到雪见有些尴尬,搔了搔后脑,马上变成了冰块脸。

寂阳:“喂,你一直在这,都没去过别处,是不是在等着谁?”
雪见:“我谁也没等,谁也不会来。”她在等着湛风,但湛风多年未归,她已不确定他是否还会回来,被一个十岁的孩童看穿心事让她微微的沮丧而懊恼。
寂阳:“你一个人这么久,就没想过去别的地方看看?”
雪见:“我……”
她终于还是说出了即使湛风不再归来也不会离开纯阳的理由。

日子又波澜不惊的过了六年,寂阳想要出去闯荡,她最怕的这天还是来了。雪见说江湖险恶,不如让她同行一段时间,再回到纯阳拜别师祖,便可独自闯荡。师徒二人策马同游,雪见心中的遗憾稍稍弥补,守候多年,不过是为了和师兄同去同归,即便分别时对师兄的感情是一种带着倾慕的懵懂爱恋,却也在心中暗许要追随他一生一世,可远在十几年后才第一次和徒弟踏出纯阳,赏一段风景。

雪见和寂阳来到扬州的时候正值三月,桃花沿街盛开铺满前路,阳光明朗,寂阳策马奔过,回眸唤她时神采奕奕,眼神温柔得令人沉溺,唇角微笑的弧度令雪见蓦地想起湛风,清冷的性格,相似的五官,十六岁的寂阳已经彻底的褪去了幼年的青涩,初具成熟男子的风貌,不知不觉间雪见早已将大部分感情都寄托在了寂阳的身上。这样快乐的日子仅仅持续了半年之久,雪见因为要处理一些事情先回到了纯阳,待到寂阳回到纯阳之时也就是两人真正的分别之日。雪见怕寂阳回来,又怕他不回来。

冬雪飘落时,雪见独自站在桃树下赏雪,只见一袭精致白衣的男子撑着伞向她翩翩走来,唇角勾勒出一抹笑意。伞遮住了男子的眉目,让雪见恍惚过后一阵狂喜。男子走近后雪见看到了寂阳的面容。
“你回来了。”雪见高兴的同时内心的某个角落狠狠的崩塌了,湛风没回来,她一手带大的寂阳也要走了。
“还是要离开纯阳闯荡天下么?”
“是。”
“那我们来比剑吧。赢了你就可以走。我也就放心了。”
“好。”

寂阳:“你又输了。”
雪见:“知道了知道了。”她心里叹道,徒弟还是长大了啊。
寂阳:“这下你不用一直跟在我后面,担心我被人欺负了吧。”
雪见:“你这身衣服不错呀,看起来像名扬天下那么回事儿。”
寂阳:“师父,你的亲友呢?”
雪见难以回答之时,一只白色小马驹跑来,雪见拿起刷子为小马驹细心的刷着皮毛:“这是你的小马驹吗?挺帅的嘛!你记得要每天刷洗,这样它长大了毛色才会……”
寂阳:“这些我都知道。”
雪见终于承认徒大不中留:“我这还有些上好的马草……”
寂阳:“不用了,我都有。”
雪见:“那去拜别师祖吧。然后你随时可以启程。我……算了,你去吧。”

寂阳去拜别师祖之后,雪见收到了一封信。

雪见亲启。
本以为功成归来可以带你云游天涯,不料世事无常,身染重疾,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离开。临行之际回首过往,名扬天下不过浮云遮眼,若有来生,情愿不逐前程只与你相守。奈何千言万语也无法言说心中愧悔,只愿雪见平安喜乐,勿再等待,尘世之中,总还有人能与你同去同归相伴相守。此生之憾,愿来世能还。
湛风。

雪见把书信默默揣入怀中,来到桃树下,徒手挖出一瓶陈酿,猛灌了几口:“湛风,这些佳酿本想等你回来对饮,却不料此生只能独酌,我敬你。”雪见把剩余的酒慢慢撒在了周围,又取出一小坛酒喝起来。
“再没有人为我拂去眉间雪花了。你虽失信,却也不算辜负。若我当年执意追随你,结果会不同吗?”说罢她自嘲的笑笑。清寒已入骨,这是多年来最冷的一个冬天,恍惚中仿佛见幼年的寂阳扯过她的衣袖笑言:“师父,你看这雪融化的样子,是否像泪珠。”
“雪是冬天的眼泪。”
雪见缓缓的闭上了眼睛,沉浸在回忆里,也许会好些,至少记忆中湛风还在,寂阳也还是那个一串糖葫芦就能露出笑颜任自己牵在身边的孩童。

寂阳想与雪见告别时发现她靠坐在桃树下睡着了,手边散着三四个酒坛,想去叫醒她只觉她脸颊如冰般坚冷。喝了酒睡在冰冷的室外,距离自己和她分开已经几个时辰了,恐怕她早已冻僵。寂阳一把抱起雪见回到屋内升起炉火,把她抱在怀里用体温温暖着她冰冷的身躯。
“雪见,习武十一年,不出去闯荡一番我实在枉为男儿。虽然不知道你在等谁,但我不想让你再如此挂念,所以我不敢承诺我一定会回来,江湖无常,不是每个人都能笑到最后。若我功成你还在,我一定陪在你身边,再不离开。”

雪见慢慢的感到温暖,当她睁开眼睛的时候只见寂阳冰雕雪刻般的容颜露出了些许欣喜,竟是在他的怀中。
“我喝醉了吗?”
“你差点冻死。”
“啊,我……”
“以后冬天出门要带伞,不许在屋外喝酒。不许再傻等一个人。你嘱咐我的我也会做到。”
“好好好,徒弟,你真是要出师了,居然教训起师父了。”
“你照顾好自己。”
“嗯。你也是,我在纯阳不会有什么事,你在外面多小心。”
“如果觉得腻了,也可以出去走走。”
“知道了。”
寂阳出去后,雪见终于哭得不能自己。她左眼下本有一颗泪痣,听闻有泪痣的人都会比常人爱哭,可她却从未哭过,大概今天要把过去二十几年的眼泪都流光吧。

送别寂阳时,雪见从桃树下挖出一坛陈酿递给他:“这可是上好的酒,赏你一坛,剩下的要等你回来才要给你。”
“小气。”
“我就是小气怎么样!你别一闯江湖就不记得师父了。”
“不会。”
“还有这剑穗,我给你系上,让它替我陪着你吧。它可不会罗嗦。”
寂阳不禁一笑,深深看了雪见一眼:“我走了,师父。”
“嗯。”
寂阳牵着小马驹转身离去,空留雪上痕迹,渐渐被风吹得不似前形。

寂阳一走又是七年。雪见还是习惯在断念桥上等待,她爱的人都是在飘雪冬季离开,自己只能在断念桥上看他们最后一眼,也许一别又是一生。湛风是第一个让她感到温暖的人,给她糖葫芦,牵着她,陪她读书练剑,为她撑伞,为她拂去眉间雪花,所以雪见也用同样的方式对寂阳好。但她不明白,湛风做的这些让她甘愿在他离去之后原地不动守候十几年,可她做的却丝毫留不住寂阳闯天下的脚步。甚至从寂阳十岁起,就已经对她不再需要。或许终究是自己太过执念吧,居然奢侈的渴求身边有永存的温情。虽然寂阳也为自己撑过伞,给过自己陪伴和守护,但终究还是要归于陌路的吧,自己毕竟不是他的姐姐或者母亲,只是曾经关系密切却没有亲缘的师父。长他十岁,男女之情也必定无缘。师父,不过是最容易相忘于江湖的人。雪见很思念寂阳,无关风月,只因寂阳是她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

雪见离开纯阳,在江湖上寻找着寂阳,很多酒肆客栈都传扬着南宫大侠的种种事迹,更有说书先生讲得活灵活现。雪见每每都听得出神,人们口中的南宫大侠,就是她从小看到大的那个少年吗?看来他真的已经名扬天下了呢,但是他都没有再回纯阳,也罢,寂阳从未答应自己要回到纯阳不是吗。更何况雪见听闻寂阳已经有了中意女子,像他这样武功超群外貌出众的男子一定很多姑娘喜欢,寂阳早就长大了,不再需要师父了,她也该真正的放手了。于是,当雪见无意中在人群里看到气宇轩昂的寂阳迎面走来时,她低下了头,与他擦身而过。即便多想再多看一眼,即便聊上几句,也逃不开至远至疏的结局,还好即便如此也还未至陌路,只是时光太残酷,会把人所拥有的一点点带走,当内心珍存的温暖也消耗殆尽,就会觉得空虚而疲惫了。雪见的初心不过是想与所爱之人同去同归,如果这个人根本不存在,等待便也没了意义。或许离开是最好的,即便寂阳多年后回来,难道自己希望他看到的是一个年近半百的妇人吗?还是让他只回想起自己最美的样子吧。前方辽阔,此去应去向何处,只能把来路当归途,可惜来路也早已消失。

雪见撑着伞,终于走下了断念桥。

一年后,功成身退的寂阳回到纯阳,却不见雪见身影。一个弟子交给寂阳一枚信笺,跑跳着奔向了自己的伙伴。

徒弟,你能看到这封信我很欣慰,因为你还是回来了。
我的前半生有一大半的时间都在原地等待中度过,如今你已名扬天下,我也再无牵挂,我打算离开纯阳去看看外面的世界,或许此生还能多些许欢愉。你的陪伴给我太多的快乐和安慰,我无以为报。

桃树下有二十几年的佳酿别忘了喝。
谢谢你还记得我。

雪见。

“雪见……”寂阳手一抖,信纸无力飘落,有雪花扑进眼里浸润了视线。
寂阳本以为,雪见若有一天离开纯阳自己会很为她高兴,因为她终于自由了。但此刻心里居然如此不舍,原来他内心深处一直认为雪见不会走。寂阳的初心又是什么呢?牵着雪见的衣袖,看着她对自己露出笑容,就可以天不怕地不怕,曾希望就这么永远被她牵着,可是长大后却鲜衣怒马离开她多年,甚至书信都未写过一封。江湖的尽头是否只剩孤独?如今终于明白,最想要的不过是她在身边,即便有很多女子为自己心动,他却依旧忘不了她在雪中等待时温柔却坚强的模样。

寂阳在纯阳留了下来。闻名前来拜师学艺的人每天踏破门槛,寂阳通通拒之门外。等待,不是那个人会回来,只是放不下自己的一点痴念而已。

两年后,寂阳还是收了一个女徒弟。或许是那女孩孤苦无依,他想像师父帮助自己一样给她带来温暖,又或许是等待太过漫长,有个人陪自己一起等会轻松些许,更或许是小女孩的眉眼与雪见相似。

“你叫什么名字?”
小女孩迷惘的摇摇头。
“以后我叫你雪念可好?”
“嗯!”小女孩高兴的点了点头。

断念桥上。寂阳还是年轻俊逸的模样,只是已满头银丝。

雪念:“师父,你在等谁?”
寂阳:“我谁也没等。”谁也不会来。他忧伤的望着冷蓝色的云,思念着错过的人。
雪念:“你一个人,就没想过去别的地方看看?”
寂阳想到了当年雪见给他的答案:“我怕我一转身,连你也不见了。”
雪念:“看,下雪了。”
寂阳任雪花落上鬓发眉间,在他的瞳仁里越积越多。却听见一阵踏雪声,一个打着伞的女子盈盈走来,面容清丽绝伦,唇盼含笑。

“我是想看看断念桥上是不是还有人和我一样傻,居然还真有。才三年多不见,你怎么头发都白了?该不会是因为太想我的缘故吧?”她打趣道,岁月仿佛没有在她面上留下丝毫痕迹。因着那次擦肩,三年多的时间对于习惯等待的雪见并不漫长,而对于寂阳来说,两人已阔别十年有余。

芳华吐尽,终换他初心不负。
青丝全白,终换她眉间雪消。

扑进寂阳眼里的雪花瞬间融化,温润的流满了脸。



-------------------------------完-------------------------------


《眉间雪》
作曲:生命树
作词:陆菱纱
唱:晴愔
是不是 每种感情都不容沉溺放肆
交心淡如君子
只道是 那些无关风花雪月的相思
说来几人能知
院内冬初昔年与你栽的桃树
叶落早做尘土
新雪来时 又将陈酒埋了几壶
盼你归来后对酌
穿过落雁修竹 看过月升日暮
你说有一日总会名扬天下实现你抱负
那时低头替你剑穗缠着新流苏
心愿未听清楚
还挂着流苏 是否应该满足
也为你缝好冬衣寄去书信一两句叮嘱
该庆幸至远至疏你我还未至陌路
是时光从来残酷
最害怕 酒肆闲谈时候听见你名字
语气七分熟识
回过神 笑问何方大侠姓名竟不知
笑容有多讽刺
斟酒独酌 细雪纷纷覆上眉目
清寒已然入骨
还忆最初 有你扯过衣袖轻拂
笑说雪融似泪珠
曾经相伴相护 说着初心不负
想起某一日陪你策马同游闹市中漫步
那时正逢扬州三月桃花铺满路
神情难免恍惚
江湖的尽头是否只剩孤独
都怪我玲珑心思执念太过以尘网自缚
前方太辽阔若问此去应去向何处
把来路当做归途
桃树下 那年落雪为你唱一段乐府
信了人不如故
只如今茫茫大雪之中等着谁回顾
明知无人回顾
谁能初心不负
最爱三井寿,没有之一。极易勾搭,碎文癌透明渣作者。

唉唷喂呀!写得太!好!了!!!这是我通篇看完第一个想到的话。流畅细腻,前後呼应,层次分明,用词唯美,完完全全mv里的古风调调啊!那些原有的台词也丝毫不显刻意的镶嵌在文章合适的地方,阿缺大大厉害厉害。
湛风死了,寂阳却等到了雪见,幸好还是he。游历了一圈回来的两人终於都放下了各自心中曾经的执念,从此一定会珍惜彼此同去同归的日子再也不分开了,幸好这一切都来得及。

TOP

好吧,已经习惯bl的我,对bg真爱表示,还是挺感人的~
栀子大,看过来:黑帮、破流,黑帮、破流……

TOP

很感谢阿缺推荐来看了这样一段唯美又伤感的故事,真是死的也能让你写成活的,呵呵。发现你很擅长写古文呐,功力真不一般,行文流畅,我看完MV就想着女师傅在等谁,这里雪见痴痴等待的是从小心生情愫的恋人,回头再去看了遍MV,我顿时大悟了,咋就这么自然而然呢,你还真牛逼。雪见好落寞,通篇都是这种感觉,自知徒大不中留,比武是故意输的吗?寄阳对雪见是从小就种下情根了吗(反正我是这么认为的哈哈),好吧,反正他能回来是我表示非常安慰,所以要珍惜留在身边陪伴自己的人呐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