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原创完结] 【流三】眉间雪

本帖最后由 天堂缺 于 2016-2-3 00:16 编辑

扬州,纯阳道场。数百名弟子列成方阵打坐,周围风声呼啸,可他们仿佛丝毫没有感受到寒冷,依旧姿势端正面容沉静。
“三井,你来一下。”安西向着坐在方阵最前面的三井招招手。
“是,师尊。”

纯阳宫内。
“三井,要不要收徒?”
“我?”三井从来没想过收徒的事情,他满脑子就只有他那一去不归的师兄而已。
“虽然你才十五岁年纪有些小,但你的资质和能力是纯阳最好的,完全可以收徒了,我算了算,这孩子和你命中有缘。”
“我听师父的。”三井恭敬道。
“那随我来吧。”
“这孩子叫流川枫,一两岁的时候父母都丧命在明教的人手下,被一个道观收养,今年七岁了。虚明道长是我旧友,他说流川极有习武天赋,在他那可惜了,就问我能不能让流川来纯阳继续修行,我答应了,想把流川托付给你。”
“好,那我就收他为徒。”三井对于安西的话一向言听计从,除了师兄,安西便是他最亲近的人了,三井的武艺便是由安西一手教出来的。

见到流川的第一眼三井就觉得他太内向了,而自己是个很外向的人,不知道相处起来是否有困难。他蹲下身握住流川的肩膀,露出明亮笑意:“我听师尊说过你了,以后就叫你小枫可好?从今天起我三井寿就是你师父了,你有任何事找我便是。”

流川点点头,依旧是陌生而防备的神情。三井牵起流川的手:“跟师父下山,给你买好吃的去。”三井没有像往常一般踏着几百凳台阶下山,而是领着流川来到后山一个隐秘所在,从树洞中拖出一个自己做的雪橇,转头调皮一笑:“我们坐这个下山吧。”

“害怕么?”三井把流川放在自己双腿间坐好,搂住流川的身体。
流川朝山下望去,白雪皑皑,树木林立,而树木之间正好有一条一眼望不到边的雪坡,这样一路滑下去便能到达山脚了吧。
“不怕。”
“好小子,那我们走。”三井双足点地身体前倾,雪橇载着两人一路飞驰而下,惊险刺激,流川瞪大眼睛看着周围雪景从眼前一一掠过,双手抓住了三井护在胸前的手臂,心脏剧烈的跳动着,却不觉得害怕。这个人应该会保护自己的吧。

三井在集市给流川买了御寒的棉衣和一些小孩子喜欢的玩具点心,回去路上看见一个边走边叫卖糖葫芦的老伯,掏钱买下了两串,先递向流川一串:“小枫,给。”
三井的笑容让流川感到安心,从来没人对自己露出过这样亲切疼爱的神情,流川伸手接过报以一丝很小的微笑:“谢谢……师父。”
“以后每次下山师父都买糖葫芦给你好不好,我最爱吃糖葫芦,不过我已经十五岁了还吃这个经常被人笑话,但谁规定长大了不能吃糖葫芦的?”三井边说边愤愤不平的咬了一大口,随即就因为糖葫芦的味道开心起来。流川也尝了尝,这是他第一次吃到糖葫芦,酸甜的滋味确实不错,从此以后便要跟着这个人一起修行习武了,自己的生活或许会比之前在道观中更有意思吧。流川仰头去看三井,正巧三井也低下头瞧流川,微微眯起的深蓝眼睛和发自内心温暖的笑意让流川第一次感受到了亲情的美好,不禁有点想哭,但他只是若无其事的吸了吸鼻子。

“上山很累的,我背你走。”三井背上流川,手里还拿着给流川买的东西,迎面而来的风雪也被三井遮掉了大半。

三井不管走到哪都牵着流川,纯阳所有的师徒之中,三井和流川是最为亲昵的了,或许是因为三井曾经被这样温柔以待的关系,他早已不知不觉的把流川当作了自己的亲弟弟。

几个月后,三井带流川去后山采药,不料空中突然出现了一头数丈高的麒麟兽,只见它通体赤红每一寸皮肤都似火焰流动,头上尖角如同钢刀,双目铜铃一般锃亮,闪烁出凶恶之芒。麒麟本不会飞,可这只麒麟兽还长了一双翅膀,若是让它闯进纯阳,恐怕很多弟子都会受伤。麒麟兽张开血盆大口嘶吼着,满嘴獠牙间喷出一股带着火焰的热流,空气都跟着扭曲起来。三井蹲下身把瑟瑟发抖的流川紧紧抱住,然后认真的看着流川的眼睛从容微笑:“小枫别怕,我会保护你。”

三井说完一挥手便布了一个结界把流川挡在了身后,麒麟兽对着三井口吐烈火,熊熊火焰中还夹杂着燃烧的石块,三井用侧空翻躲开,被火石砸到的树木很快燃烧了起来,而落在结界上的石块却无法伤流川分毫。麒麟兽不停的吞吐着越来越猛烈的火焰,有好几次擦身而过的石块都差点烧到三井的衣服和头发,三井挥剑把火石向着麒麟兽打过去,麒麟兽灵活躲闪,偶尔被火石砸中时发出恐怖而巨大的吼叫声,震得树木摇晃,也让流川皱着眉捂住了耳朵。

眼前的激战看得流川的呼吸都要停了,但三井依旧凝神应战,毫不手软,经过短暂的不分高下后三井不想再拖延下去,他迅速制造了一个把自己围起来的结界,合上双目接连做了几个漂亮的运功手势,然后忽启双眸,眼瞳精光四射的大喊了一声:“飞雪漫天”,瞬间空中就多了六七个三井的分身把麒麟兽包围了起来。流川揉了揉眼睛,几乎以为自己看错了,怎么突然出现了这么多师父?

麒麟兽仰天长啸再次吐出滚滚熔岩,火山喷发一般,眼见着一块块火石砸向所有的三井,却不见一人躲避,流川不禁焦急呼唤:“师父!”火石纷纷砸下,穿过三井们的身体落到地面上,仿佛他的肉身已经消失,被砸的全部都是幻影。紧接着三井所有的分身同时发功,一道道蓝色光束将麒麟兽打得坠落在地,身形不断缩小,火焰也弱了下去,终于化作一个一人高的普通麒麟兽逃窜无踪。而那七八个三井在麒麟兽逃窜后便重新合成了一人,解了结界后再次蹲下身抱住了流川。
“小枫吓坏了吧。”
“我还好,师父真厉害,居然能变出好多人。”
“这是师兄教我的,师尊都不会呢,以后我也会慢慢教给你,只要小枫努力一定能学会的。”
“嗯!”

接下来的几年,流川十分认真的跟着三井读书习武,三井也依旧改不了牵着流川的习惯,因为三井对流川太好了,流川又进步神速备受师尊青睐,纯阳弟子都对流川十分嫉妒,好多次的后背议论都被流川听到了。流川不想被过分优待,也不想让三井被人闲言碎语,就在十岁那年他不再让三井牵着,每次三井向他伸出手流川都把手从三井掌心中抽出或者直接拂开,如此几次三井便也不去拉流川了。虽然牵着流川的习惯已经慢慢改掉了,可给流川买糖葫芦依旧是三井的习惯。
那日他又买了两串糖葫芦:“小枫,给。”
“以后我都不吃糖葫芦了。”
“没关系的,这里只有我们两个。”
“我都说不吃了。”
“好好,小枫已经长大了,不吃就不吃吧。”三井宠溺的笑笑,既没有生气也没有失落,这本就是他料到的,一直不想长大的恐怕只有他自己吧。
走了没多远,三井迎向一个领着孩子的年轻妇人:“这位姐姐,我可以请你的孩子吃一串糖葫芦吗?”
三井的俊朗面容不管在扬州还是纯阳道场内都是十分出众的,加上他身着道服,更令人倍感安心与倾慕。多年来纯阳派镇守扬州保护百姓,扶弱济贫,所有人看到纯阳的弟子都百般尊敬。
“啊,这真不好意思。小风,快谢谢大哥哥!”
“谢谢大哥哥!”虎头虎脑的男孩奶声奶气的边道谢边接过了三井的糖葫芦。流川暗自佩服三井的交际能力,把自己的食物给陌生人是流川从来没想过的。

三井吃着剩下的那串糖葫芦,十分满足。
“你为什么这么爱吃糖葫芦?”
“因为师兄给我买过,每次吃都觉得他还在身边。”
“他去哪了?”
“他啊……”三井说完这两个字就陷入了沉思,仿佛被拉到了很久远的时间里,直到与流川回到纯阳三井都没再说一句话。

“小寿,这是我给你做的包子,快趁热吃了!”
“哇,师兄你又悄悄给我做吃的,你哪来的面和肉啊,小心师尊发现了罚你跪!”
“嘘,小点声,没关系,反正又不是第一次罚跪了,你快点吃我可能就逃过一劫啦。”
“师兄你不要总是给我做吃的,我不想让你被惩罚。”
“这不算什么,只要小寿开心就行了。”

“师兄,这次我自己走上山吧。”
“我不是一直都背着你吗,等你长大了再自己走。”
“我长大了不仅会自己走,还会背着师兄。”
“哈哈,是吗,那我等着这一天。”

从三井记事起,他身边就有这么个师兄,比他大了七八岁,对他毫无保留的好。三井十岁那年冬天,师兄要去闯天下,三井扯着师兄的衣角嚎啕大哭,师兄拍着三井的后背安慰他,怎么为他擦眼泪都擦不干。
“师兄别不要我!”
“我怎么会不要你呢,等你十五岁我就回纯阳接你,我们一起去看外面的世界好不好?”
“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我可不会因为你是孩子就骗你。”
“可是五年太长了!”
“你觉得和我在一起的这几年漫长吗?”
三井仔细想了想,有师兄在身边的日子似乎一转眼就过完了,所以他摇了摇头。
“这不就对了,你在纯阳好好习武,等我成了天下第一便来接你。”
“说定了,拉钩!”
“好,拉钩。飞雪漫天的心法和运功方式你还记得吗?”
“记得。可我现在只能变出一个虚影,根本无法像师兄那样厉害。”
“只要你按照我教你的方法练,几年之内一定可以成功的。”
“师兄会写信给我吗?”
“当然会的。”

三井来到十年前他和师兄一起栽的桃树下,挖出一小坛酒,撒了半坛在地上便靠坐在树下喝了起来。从十六岁那年冬天,三井就开始喝桃树下的酒了,虽然他早就想尝尝坛中滋味,却还是依照了师兄留下的十六岁才可以喝酒的叮嘱。

“你一直在等的人就是你师兄吧?”
“嗯。”
“你在纯阳这么久,都没想过去别的地方看看?”
三井打着酒嗝摸摸流川的头:“我怕我一转身,连你也不见了。”
“小枫,一无所有比得到又失去幸福多了,我知道你早晚也会离开我的,师父告诉你,如果有一天你遇到了重要的人,一定要尽量的对他好,这样才能在分开之后没有后悔和遗憾。”
“如果是重要的人,为什么要分开?”
“当然是有种种原因啊,死别或者不得已的生离都是我们无法左右的。人与人之间的联系是坚固还是脆弱都要看缘分,有些人可以在一起一辈子,有些人却连句道别都来不及说就永远失散了。有时候我真羡慕你无人可挂念,你只要向前看就行了,而我常常想要往后退,最多是珍惜眼前,你记住,珍惜眼前才是最重要的,否则当你有天发现他不在了却无法寻到的时候,将会整个余生都无法释怀。哎,说了这些你也不懂。”

我但愿你永远不会懂,永远不要像我一样体会到失去的滋味。
最爱三井寿,没有之一。极易勾搭,碎文癌透明渣作者。

我知道了,三井的师兄一定是铁男!(并不是)小流被三井牵着的样子好萌啊,还有躲在一边看他对付麒麟兽揉揉眼睛什么的,大写的呆萌流,哈哈哈。这简直可以当煅炎谷的前传了,下一更结局是虐后HE吧,是的你是不会写BE的,吼吼吼。

TOP

三井还是一样的成熟,周身都散发着淡然,纵使这样,还是感到他有道不尽的伤感。这里的流川简直是萌的不能再萌了,太可爱了,他也在慢慢长大。(那个麒麟兽出来的时候,说是火红火红的,为什么我立刻想到的是樱木,哈哈哈~)

TOP

本帖最后由 天堂缺 于 2016-2-3 00:50 编辑

之后的不久三井成了纯阳掌门,一转眼流川也到了十六岁的年纪。又是一个飘雪冬日,流川找到三井的时候发现他已经在桃树下已经喝多了。
“别再喝了。”流川去夺三井手中的酒坛。
三井一撤手:“这是伤心酒,一滴都不能剩下。不过味道很棒,你要不要试试?”
见流川没反对,三井便递给流川一坛:“慢点喝,别学我。”
流川饮了一小口,果然酒的滋味只有真正喝到才能明白。

流川喝了半坛,眼见着三井已经睡着了,便起身背他回去,最开始三井醉倒流川只能去叫别的弟子搀扶,后来长大一些自己也可以扶着三井走,两年前终于有力气背他了。


半个月后。
“师父,我想下山去闯荡。”
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三井听到这句话还是十分抗拒。
“你现在还有很多需要提升的地方,不如我先带你去附近城镇历练一下?江湖险恶,你一个人去太危险了。”
“你一直都在纯阳做着最优秀的弟子,从未踏足江湖半步,为何总是口口声声说江湖险恶?”流川十分不解。
三井的神情一下凝滞了,目光变得空洞,失去了所有的语言。流川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师父平时都嘻嘻哈哈,这样的表情很少见,流川有些后悔自己把话说重了。过了半晌他见三井依旧呆呆的站在原地,就走过去拉他的袖子,这才让他回过神来。

三井有些苦涩的笑笑:“为师确实管的太多了。我检讨了一下自己,一直以来在你面前太没有威严了,还总爱和你说道理,我只是希望你可以平安。师兄就是去闯江湖然后就再也见不到了,所以你说要走让我有些担忧,但我也知道你终究是留不住的。我十三岁的时候偷偷溜出过纯阳,一走就是两年,只为了找我师兄,外面的世界和纯阳完全不同,会遇到形形色色的人,我那时吃了很多亏,虽然得到了历练,但好多次也差点丢命,我认为自己还挺有小聪明,结果都是这样,更何况是你了。你呀,虽然习武天赋极高,可与人相处上你太单纯了,总是怕你被别人欺负了。”

“你找到师兄了吗?”
“算是找到了吧。只见到他的墓碑,还有他留给我的一封信和几件衣服。我回到纯阳后消沉了很久,直到你出现才好起来的。但因为没见到师兄最后一面,总是觉得他还在似的。”
“你很在乎他。”
“是啊,这世上再也不会有人对我那么好了。”

三井拔出剑:“打赢我你就可以走,最好把飞雪漫天用出来,让我看看你到底强到了什么程度。”
流川拔剑应战,两人打了上百回合依旧不分胜负,三井感觉自己的体力快透支了,必须赶紧有个结果才行,让流川留下或者放他走,就在这片刻了。三井见流川始终不肯使出飞雪漫天便先用了,果然流川也使出了这招,虽然流川已经基本学会了三井的杀手锏,但显然他对飞雪漫天的使用没有三井精进,不出几招三井便可赢了,三井本想用最后的力气击败流川,气流动荡中流川倔强的脸有着从未见过的认真和杀气,他是真的想赢,他是真的想走。三井知道就算自己赢了最多也就让流川在身边再多待两年,如果强行把他留下恐怕他会怪自己吧,想到这里三井的执念终于为流川的执念让了路。流川眼睁睁看着三井瞬间收掉了所有的分身,而自己的攻击已经发出再无撤回的余地。三井就这样悬浮在他面前着带着释然的微笑,对那些从四面八方袭来的影子没有任何防备。

“师父!”
十年前三井去对付麒麟兽的时候,流川也这样的喊过他。
小枫,你真是一点都没变。

流川抱着浑身是血的三井疯狂的跑到纯阳宫交给安西救治,满手满身的血渍已经被寒风吹得凝固,却依旧鲜艳欲滴。流川跪在殿外以首贴地,再不起身。

三井醒来的时候手正被流川握着,很多年没拉过流川,触感有些陌生。
“师父,对不起,我……”流川的双眼布满血丝,睫毛颤抖着。
“我输了,你走吧。”
“我会等你好起来再说。”
“嗯,那时候便是春天了,也暖和些。”

在安西的疗伤和流川的照顾下,三井渐渐好了起来,桃花盛开之时,山上来了个找三井的人--------扬州知府田冈茂一。

“请问田冈大人有何事?”
“程万金姥爷托我给他的女儿说媒,程小姐思慕您多年了,想嫁与您。”
“啊?我都不认识她,她怎么可能思慕我?”
“上次您带纯阳众弟子抵御明教来袭保卫扬州,那程小姐见到您的英姿就钟情于您了。”
“哦,请您替我谢谢程家,我现在不想娶亲,麻烦您帮我回了吧。”
“三井掌门,程小姐可是全城第一美貌,程万金老爷又是城里首富,这是多少人求都求不来的。”
“我只是从来没想过娶亲的事情,我只想在纯阳习武或者去游历天下。”
“三井掌门都二十有五了,早就过了娶亲的年纪,前几年我给你介绍亲事你都推说流川还小,现在流川都长大了,您也该做打算了,还是说您对流川有断袖之癖?”
“田冈大人千万别这么说!小枫是我一手带大的,我怎么可能对他有非分之想呢!”三井连连摆手,赶忙红着脸辩白。流川从背后看着他涨红的侧脸和脖颈,觉得好笑又有种莫名的失落。

“如果掌门不是心有所属,那就请您见一见程小姐吧,说不定您会对程小姐一见倾心呢,就算成不了一段姻缘也能暂解程小姐的相思之苦啊,程家把酒席都摆好了,就等您一句话了。”
“既然这样,那我……”
三井话未说完衣领就被扯住了,因为没有防备重心不稳一下子向后退了好几大步,反手抓住那只拽住自己的手,气得不行,谁敢偷袭掌门,而自己居然还被偷袭成功了!三井歪头一看,正对上流川略带怒意的黑眸。
“跟我比剑去。”流川清冷冷的声音不由分说。
三井一见是流川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你知不知道你在和谁说话啊?流川枫你给我放开!”三井拼命想要稳住身形,但因为最开始就落了下风只有被越拖越远的份。田冈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他们的关系果然不一般啊。

把三井一路拖到桃树下流川才松开手,三井一边整理衣衫一边气急败坏的吼:“你干嘛突然把我拖走,这一路好多弟子都看见了,你让我面子往哪摆!是谁教你把师父提来提去的,啊?”
“你若不是拼命挣扎,我也不会这样走一路,你就这么想见程家小姐么?”
“我想不想见谁与你无关!你都要名扬天下了还管我的事做什么,就算想比剑你不能等我把话说完?上来就拽什么意思?”

“……我……着急比剑。”
“我都输给你了,也答应让你走,还有什么好比?”

整个纯阳派,没人敢对三井做出这种行为。流川刚刚在众人面前拉扯三井的确是犯了大不敬中的大不敬。换做是别人为师,至少要罚跪他半个月或者给他严重得多的惩罚。师父罚徒弟本来就是家常便饭天经地义,行走于纯阳各处随时都能看见被罚跪的弟子,可十年来三井从未罚跪过流川,连罚都没有,即便方才生气,也只是吼他几句。流川自觉理亏,又不知如何报答三井十年来的恩情,他看着余怒未消的三井,俯首作揖恭敬的说:“方才是弟子错了,弟子甘愿领罚。”流川说完便弯下膝盖跪得笔直。

“你这是做什么!”
“起来!”三井双手绕到流川腋下强行把他架起身,随即向后退了几步,他没想到流川会与自己生疏至此。

“三井掌门,您……”田冈气喘吁吁的追了过来。
“我还是不去了,抱歉,您请回吧。”三井没心情再说什么,转身大步离去。

“师父,您还生我气么?”流川找到轻轻扯了扯三井的袖子,语调柔和,小心翼翼,在三井听来却像撒娇一般。
“我什么时候和你动过真气了,今日阳光甚好,我带你去集市准备行装吧。”

街道整洁,摊位齐全,店铺林立,人群熙攘,还有那一到春天便随处繁盛灿烂的桃花,这些加起来就是扬州城了。

“小枫,让我再最后牵你一次。”三井说完拉过流川的手,攥的紧紧的,那种再难以相见的伤感瞬间就传递给了流川,让他觉得脚步有些沉重。扬州城的人都认识三井和流川,多年没有牵手的师徒又这样走在街上,难免有人侧目,三井不想让流川遭到什么非议,手指的力量渐渐松开,就在两人的手掌即将分开的时候流川把三井的手重新握紧了。三井看了一眼流川,他仿佛没有受到丝毫影响,所以自己也就不在意了。流川从来都是我行我素,这还真算是个优点。

两人首先来到马市里专卖千里马的地方,各种毛色的良马尽汇于此,每匹都体态健壮骨骼修长。流川只觉得它们都长得差不多,一时不知道要挑哪一匹才好。三井走到马厩前一匹匹看过去,时不时摸摸马身,抓抓马毛,或是摸摸马头,观察一下马眼睛,最后他的目光停留在了一匹白色的骏马身上,他让老板把这匹马牵出来,然后稍微用力拍了一下马屁股,只见此马抬起身体蹬了几下前蹄,发出响亮的嘶鸣声。

“老板,就这匹了!”
“三井掌门真是好眼力!这可是所有千里马中最好的一匹了,说它价值万金也不为过。”
流川一听万金心想这么多钱得攒个几十年吧,拉着三井就要走,三井笑笑,安慰的拍拍流川的肩膀然后对老板说:“算我便宜点吧。”
“三井掌门来买马自然要给个最实惠的价格,六百金可好?”
“五百金吧,我是不会让你亏了的。”
老板搔了搔后脑,心想三井真是精明,这么多年都没离开过纯阳也没买过千里马,怎么对如何选马以及马的价格这样了如指掌。
“那好,成交!”
三井给了老板银票,又买了些马草,牵好马带着流川走了。
“这种千里马吃得可多呢,而且只有吃上好的马草它才能跑得快,还要给它经常刷毛。”
“我知道了。”
“接下来去买衣服,扬州的衣服还算是精致好看的,你多带几套走。”
三井为流川挑了五六套适合的衣服让流川一一试过,量身定做一般,老板见了都啧啧赞叹流川仪表不凡。
“不错,看着像名扬天下那么回事。”三井虽然不舍,却也为流川感到开心,他仿佛能看到流川日后成为大侠的样子。

从衣馆出来,两人徜徉在街上,糖葫芦的吆喝声传入耳际,三井下意识的转头去看,心想流川应该不会吃的吧,所以就拉着流川径直走过了卖糖葫芦的老伯。

“吃饭去吧。”
“哦,好。”流川本想就算三井买糖葫芦给自己,也不会像从前那样任性拒绝了,可三井还是记住了自己说不吃糖葫芦的话。

城中最好的酒楼神仙居,食物以美味精细又卖相漂亮而闻名,当然菜价也是贵得厉害。三井每年都会带流川来这里两三次,他对流川的宠爱和关心从来都让纯阳的一众弟子羡慕不已,多少人想拜他做师父,可三井始终只要流川这一个徒弟。

三井点了一桌子流川爱吃的菜给他,流川十分过意不去,虽然三井是掌门,可他的收入其实不多,其他方法赚来的钱也大多分给了无家可归的人。刚刚在集市三井已经花了很多钱,加上这顿饭,恐怕是他几年的积蓄吧。

“师父,其实不需要这么破费的。”
“不用担心这个,俗话说女大不中留,我总要给你攒点嫁妆钱。”
流川本来心中很是感念,听了三井的话立刻忍不住给了他一眼刀。
三井也觉得说得不妥,改口道:“我的意思是,儿大不由娘,我呸,反正就是我早就给你准备好了,你敞开肚子吃就是了!”


分别那天,三井骑马一直送流川至城外,沿途桃花盛开,虽然是春天却已有了斑驳树影,驰骋于马上只见成片的粉色和银亮的光点不断从眼前闪过,路好似没有尽头。
“小枫,保重。”千言万语尽在这一句了,徒弟总归是要出师的。
“我会。”流川灿然一笑,调转马头绝尘而去。
“他居然笑了,我从未见他这般笑过。”三井神情恍惚的想,多年之后,两人会斟酒对酌还是相忘于天地间?


五年江湖路,虽然并未腥风血雨,可刀光剑影也总是免不了的,其中艰辛只有自己知晓。好在三井每隔一两月都会寄来书信,有些简洁的叮嘱也确实让流川想通了很多事情的关窍,虽然不知道三井是如何打听到自己的行踪的,但他身为一派掌门,总有方法吧。闯荡的最后一年流川都再没收到过三井一封信,大概是他已经完全放心了。功成名就后流川动身回纯阳,途径客栈喝茶之际听到邻桌几个醉汉的对话,看穿着似乎是明教的人。

“那个流川枫也没什么了不起的,若不是有人暗中护着他,他都死了好几回了吧。如今居然成了天下第一,也真是好运气。”
“师兄你说得轻松,我们也吃了他不少苦头不是吗,这几年他武功精进迅速,现在我们确实奈何不了他了。”
“去年明明可以铲除流川的,要不是他的同门拼死断了我们的埋伏,他哪有命参加武林大会。”
“还是师兄高明,打不过他同门便用下毒这招,而且给那人下的还是蛊毒,看他痛苦得在地上打滚还不够,非要把人家打得吐血才罢休。”
“那时我想要的他命简直易如反掌,但我手下留情了,与其让他死得干脆不如让他再被这蛊毒折磨个月余,反正他也是逃不过一死。”流川听到这里再也按捺不住,拔剑便刺,还使出了飞雪漫天阻挡他们逃窜,最终那六人死了四个,剩下的两人逃跑时也已身负重伤。

原来他一直在自己身边,所以不管流川走到哪都能收到三井的书信和衣物甚至药品。他知道自己不会愿意让他跟随,所以从不露面。就连最后他受了重伤可能丢掉性命的时候都没来找自己。

这个大白痴!他居然让自己蒙在鼓里这么多年还一声不吭的消失了!流川日夜兼程回到纯阳,找到安西打听三井的情况,他极怕安西告诉自己三井已经不在人世。

“三井他下山仙游去了。”
还好,他活着。可他怎么走了,本以为他会一直留在纯阳的。
“他有话留给我吗?”
“没有。”
“他去哪里了?”
“我不知。”
“……”有生以来,流川第一次真正感受到了孤独。
最爱三井寿,没有之一。极易勾搭,碎文癌透明渣作者。

TOP

这段是先虐后欢再虐的节奏啊~一时间反应不过来啊
三井收起招式输给流川,满身是血,真不舍得啊。后面看到女大不中留男大不由娘真的想笑的。再后来,三井一路护着流川周全,流川成为天下第一却丢失了重要的人的讯息~心揪揪的

TOP

天下第一的是流三合体啊!三井的执念让给了流川的执念,三井不再买糖葫芦,三井为流川伤了无数次还差点死了两次。。。唉…师兄,你就从了程家小姐吧!心疼

TOP

本帖最后由 天堂缺 于 2016-2-3 01:03 编辑

一年前,三井硬撑着回到纯阳,安西治好了他的内伤却无法除去蛊毒,想要解这蛊毒唯有喝下忘忧水。
“师尊,我不想忘了师兄,不想忘了小枫,不想忘了您。”三井本能的抗拒着安西递来的药水。
“你不喝的话不出半月便会毙命,如果流川回来知道你已经死了,恐怕要伤心的。”
“可如果我喝下忘忧没了牵挂,以我的性子一定会离开纯阳的,那小枫回来就找不到我了。”
“三井,这些年你的执念太重了,我们习武修仙,实在不应该以尘网自缚,借此机会忘了也好。流川若在乎你自会寻你,若他不去寻你,就这样相忘于江湖你也不会再记起他。世界之大,你应该放松身心的去游历一番,走出此地,总会遇到真心待你之人。”

“我知道了,师尊,我再考虑考虑。”
接下来的每一天,三井总有那么八九个时辰被蛊毒折磨得生不如死,可他还在挣扎着矛盾着。

“小枫,小枫。”三井喃喃的唤着流川,目光已经呆滞,疼痛依旧撕扯着他,可他已经虚弱的连打滚的力气都没有。随着蛊毒越来越深,三井已经无法再忍受,被蛊毒折磨死之前他恐怕会先自杀。三井恢复神志的时候已经天光大亮,身体的不适暂时消退了,三井爬起来休息片刻后来到了桃树下。

虽然现在很放不开,等忘掉一切之后就不会感到难过了吧。三井一直怕一转身流川就不见了,本以为只要自己用心就可以一直在他身边,不想还是走到了这一步,命运果真有种让人无法抗拒的力量。

井从桃树下挖出一坛陈酿,照例倒了半坛在桃树下:“师兄,我敬你。”喝光坛中酒后三井又挖出一坛,不舍的拍了拍上面的尘土:“再喝最后一坛。”然后他拿着酒坛向远方伸直手臂:“小枫,我要走了,天下之大,恐怕以后都无缘再见了。你一定要平安。一定,要平安。”

喝掉那坛酒三井到纯阳宫找到安西:“师尊,把忘忧给我吧。”
“你终于决定了,再晚就真的来不及了。”安西递过忘忧,如释重负。
三井仰头喝下,只觉得苦涩无比。药水渐渐侵入肺腑,加上酒力的作用三井有些头晕,安西见状便把他扶到了床上。

“三井,你有话要我带给流川吗?我猜他一定会回来的。”

想到那个如雪花般冷傲纯净的少年,三井心里叹息一声。再如何握紧,他爱的人以及那些记忆也终将如同细沙消逝于掌心。不过,也没什么好牵挂的了。

“没有了。”三井露出欣慰的笑容,慢慢闭上了眼睛。

忘忧的厉害之处就在于除执念去情根,所以越是在意的人就会忘得越干净,待三井醒来,他曾经视若珍宝的一切都会荡然无存。


这些年他无微不至的照顾着流川,虽然三井本不是特别细心的人。在相处的时日里竭尽所能的对他好,最后一次逛集市明知流川可能会拒绝,自尊心极强的他还是伸手去牵流川,那一牵也真如三井所言成了最后一牵。流川闯江湖的日子里三井默默跟随护他周全,助他名扬天下,几年后自己独自回到纯阳疗伤。虽然最后的结局是忘掉一切,但关于流川,三井没有任何后悔的地方。

他爱得彻底,也走得无憾。

而已经习惯了三井的好的流川,突然措手不及,回首往事发现后悔的事情太多太多。本以为自己记住了他的好便够了,但当流川发现自己为三井做过的事情少之又少时就难过得心都揪起来,肝肠都倍感疼痛。最重要的是,流川发现自己不能失去三井,这些年再怎么苦,都是靠着回忆他的笑容和在一起的过往才撑过来的。


“这是伤心酒,一滴都不能剩下。”桃树下传来三井声音的幻听,流川挖开泥土取出一坛酒,只觉得重量太轻,打开酒坛里面有一封信,拿出信纸又见坛中有一块用布小心包裹起来的东西,展开布料只见一枚玉坠静卧其中。那是流川爹娘留给他的唯一遗物,也是他临走之际送给三井的,三井怕自己失忆后无法好好保管便以这种方式还给流川了。流川心中一痛,但想到信里也许有三井留给自己的行踪又马上燃起了一丝希望,迫不及待的打开信封,双手抖得厉害,展开信纸只有寥寥四字:珍重 勿念

流川猛灌了几大口酒,躺倒在雪地里,闭上眼睛,任由几股温热液体流进鬓角。
勿念,我恐怕用尽一生努力也无法做到吧。
三井对于流川如同一个蛊,找不到三井流川的后半生便将如同走进一个死局,再无法超生。

流川在纯阳宫对着三井的画像跪了一天一夜,然后又去跪求安西:“师尊,能不能把师父的画像借给我一天?”
安西见流川难受,虽然这不合规矩也同意了他的请求。流川拿着三井画像的卷轴来到集市,请画师复制了好几份三井的小画像,之后便预备动身去找三井。

“流川,你刚回来就要走么?我一直很中意你,你不想当纯阳掌门吗?”
“我已经用纯阳的功夫做了天下第一,现在比起当掌门我有更重要的事情。”
.
流川第二天便踏上了寻找三井的路途,每到一处都会拿出画像四下询问,他最近两三年说的话远远比他前半生都要多。也有几次打听出一点端倪,按着线索找到目标地点却还是没有见到三井,但流川始终没有放弃。

三年过去,流川已经把全国都走了一遍。天空开始飘雪,他漫无目的游荡在街头,双眼却依旧过滤着身边经过的每个人,生怕错过什么。疲惫之际,突然听到了一个人的声音,让他瞬间竖起了全身的汗毛。

“别急别急,我把所有糖葫芦都买下来了,每个人都有份!”三井一边付钱一边安抚着挤作一团的孩子们。
离别多年,岁月的流逝并未将他的风华拂去半分,眼前的三井看上去依旧是二十出头的英俊容颜,待人真诚,笑起来春风化雨眉目生辉。只见他满眼宠爱的把糖葫芦分给周围高举小手的孩童,流川很想加入其中,让他再把自己当作小孩子疼爱一次,但那个人早已将他忘得干干净净,再也不会买糖葫芦给他了。

孩子们手持糖葫芦欢欢喜喜蹦蹦跳跳的散去,三井的手中还剩下一串,刚想自己吃掉就看到了站在对面的流川。高大的身形,望向自己的表情却像一个被遗弃的孩童,失落中带着一丝期盼。三井心一软,把糖葫芦随手递过去:“呐,要吃么?”

流川接过糖葫芦咬了一口,清凉酸甜的味道带着所有的眷恋与回忆突然袭来,让他瞬间就红了眼眶。三井看着落下泪来的流川露出不解的神情,想要关心一下最终却打消了这个念头,还是不要触及别人的伤心事了吧。三井移动脚步与流川擦肩而过,背影很快消失在人海之中。

流川回过神,三井早已不见,他心中一惊,糖葫芦从手中脱出滚进雪里。跌跌撞撞的拨开滚滚人流拼命的往前寻找,越是着急眼前越是模糊不清。终于,在街尾的分岔路流川再次看见了那个背影,带着一阵狂喜冲上去紧紧拥住他,热泪洒在三井的肩膀。

三井错愕的偏过头去看,认出流川是刚才送糖葫芦的人之后开口道:“我只是给了你一个糖葫芦,用不着这么感激涕零吧?”
“这位小兄弟,你是不是认错人了?”
“哎哎,你能不能先把我放开?”
“喂喂,别哭了,你能听见我说话吗?”
他还是一如既往的话多,可是能再听到他在耳边说话真是太幸福了。

三井用力挣了挣,根本挣不开,也无法掰开流川环住自己的手臂,这小子的力气怎么会这么大!周围渐渐聚集起了好奇打量他们的目光,有人还抬起手来指指点点。有认识三井的好事者上前两步询问:“三井大侠,这是怎么一回事?”

三井哭笑不得:“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根本不认识他啊!”
“这位小兄弟,你到底是谁啊,能不能麻烦你先把我放开,咱们有话好说成么?”
三井已经挣扎累了,流川依然把头埋在他肩膀抽泣着,全然不顾身边的人已经越聚越多。


“我不会再放手了,永远都不会。”

从天空飘下的雪花更加绵密,落在眉间发梢。那个哭泣的男人看起来如此伤心却又无比喜悦,而被抱着的那个一脸的茫然与无奈。没人知道他们要这样抱多久,也没人知道他们有着怎样的故事。唯有知晓这一切的落雪,无声的纷扬在世间。

十年师徒八年离分,且用思念安流年。忆往昔,花落剑舞相伴相护,化作温润流满面。
三年追寻,执着愧悔,只盼重遇再书新篇。拥君入怀了了残念,前路漫漫,且惜眼前。



-----------------------------全文完----------------------

PS:感谢风人,小葵花籽、小静三位同学的支持,下台鞠躬!
最爱三井寿,没有之一。极易勾搭,碎文癌透明渣作者。

TOP

哎,看啊缺的文章好享受啊,容我很俗的感叹一下:好看,哈哈!
阿缺你不是说三井在这里有些贱么,哪里贱了,嗯?明明很好嘛,我也想穿越一下有个这样的师傅。三井还是那样温暖,可能师兄对他的付出与师兄的离去让他更加想对身边唯一亲近的人好,但是看他借酒消愁我真的桑心了,一直到故意输给流川,还是个浑身散发着伤感气息的人,好不容易田冈来提亲欢快一下,我先脑补一下三井被流川拖着走的画面……好吧,难怪三井会傲娇起来。请徒弟吃“散伙饭”那段尽显三井逗逼本质,真的,别怪流川给你飞刀眼。原来流川名扬天下的道路上,三井始终都在不离不弃的守护他,居然还中了蛊毒,戳我心窝!不知风波过去了没有

TOP

你这红红火火一天时间就把这万把字甩出来了,真叫人拍案叫绝啊!三井留那四个字简直跟利剑穿心一样,小流终於为自己的执念付出代价了!那一刻他有没有後悔当初的决定,有没有後悔主动放开了师父的手!!人世间真的没有什麽比遇到一个真心爱自己的人舍命救自己的人更有价值的事了,珍惜眼前呀!
小流最後抱着三井不撒手哭得像个孩子一样好令人动容,也希望可以很快打动三井重新来过吧!让白雪洗去所有让俩人重生快活!

TOP

这个小短篇真的是好看极了!相信流川他再也不会放手了。我们说想看,你真的兑现了,你一下子写完一个篇幅,真是太辛苦你了。感谢你的好文!!

TOP

看完了。够狠的,属于那种揪着心的虐!为什么三井要承受这么多。三井很纠结,执念好深,对自己的师兄如此,对流川也是如此,甚至于那种执念我觉得超过了流川,所以喝下忘忧未必是坏事,可以不用“自我折磨”,但是转念又觉得,没了记忆,没了念想吗?那还有什么意思?说实话刚开始看完,这样的结局不能释怀,后来再看了一遍,最后那段话点到我了,是啊,再书新篇,活着,相遇,就一切都有可能,以后相伴相守重新开始,珍惜眼前人。悟过来后觉得啊缺好厉害,哈哈

TOP

本帖最后由 天堂缺 于 2016-2-3 01:42 编辑

回复 9# 爱扒学长


? ? 糖葫芦梗,故意输掉比武,留下的那四个字,抱着哭神马的,都是我大爱的梗。写到最后我都在想三井对流川到底有没有爱情,不过他失忆了之后,没有了从小带大的那种束缚和师徒的牵绊,可能更好接受流川的爱意吧,毕竟从文中看来,流川对三井应该不止是师徒之情。(你是作者你都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吗!)又看了一遍自己的文,安西虽然救了三井却还是把他“唬”走了,就是为了流川回来留他当掌门对不!心机老BOY不可原谅!哈哈哈,原谅我对安西也是执念太深,传送门也不能完全治愈我的说。


回复 5# 静依凡尘

麒麟兽是樱木,你怎么想到的哈哈哈笑死我了,经你这么一说凶恶的麒麟兽莫名戳我萌点!看到你和风人都说小流川很萌真是开心,本来以为幼年的流川没办法有什么彩头的。第二更你说的“虐欢虐”节奏我简直不能再赞同,写的时候就在心中哭哭笑笑啊,整个人处于一种精分的癫狂状态。“女大不中留儿大不由娘”那里我自己也乐得不行,写的时候就在想会不会逗笑你呢!


回复 11# 葵花籽儿1love
当时和你说三井有点贱就是因为想到了散伙饭那个逗比梗才那么说的。流川拽三井那里明显是吃醋,三井的炸毛是必须的,因为真的太没面子了哈哈哈哈。这是一篇流三,可写的时候也有点纠结,就像我和风人说的,写到最后也不知道三井对流川有没有爱情,身为作者都觉得三井最喜欢的应该是他师兄,人总是对为自己付出最多的人难以忘怀吧,对师兄是遗憾,对流川是无保留的付出。而多年后,流川也走上了三井的道路,亲身经历才能明白三井的心情吧,只不过流川是幸运的,还能找到三井,他对三井的执着也不仅仅是因为愧疚,而更多的是爱。其实在写结尾的时候我也犹豫了很久要怎样来完结,本来想写到流川抱住三井热泪洒在肩头那里就戛然而止的,不过还是觉得有点突兀,担心有的读者想不开,所以斟酌了一下又写了后面的以及最后一段话。看来果然是派上了用场。


PS:虐到你就好。如果大家看到我写文都是身心放松备好花生瓜子矿泉水,即便看到再虐的桥段甚至死人了依旧气定神闲的说:“没关系,阿缺是不会BE的”那真是可怕啊,不过我似乎已经被定义为HE作者了,即便写死人也能让他活过来,啊呜。所以,我的挣扎并没有什么卵用似乎。嘛,不管怎样,有人爱看就好。

以上三位么么哒!!!爱你们!!没有你们我也就没有写文的动力!!
最爱三井寿,没有之一。极易勾搭,碎文癌透明渣作者。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