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原创连载] 【三+流】煅炎谷(3月9号94楼更新)

本帖最后由 爱扒学长 于 2016-3-9 17:46 编辑

第一章

大雪纷飞的山林里,一个面容尚还稚嫩的少年正用自己冻得通红的双手握着一柄长剑,堆满紧张的剑眉朗目间泄露着他此刻的心情,当他终于深吸一口气将利剑挥出,寒光乍现的同时只听见“锵”的一声,随即被硬生生砍断的一截剑身便应声埋入松软的雪地之中。

“师父……”少年双腿一软噗通跪倒在地,哽咽的声音难过的堵在喉头,想要说出更多的话语却终是不能。

而那个正站在少年身前居高临下看着他的,虽已是个年过七十头发花白且身材臃肿的老者,但周身散发出的凌厉气势却丝毫不输给年轻人,方才刹那间将长剑斩断的力气也不是普通老人家所能有的。“三井啊,你来谷里多久了。”

“回师父,从十岁那年进谷至今已有六年。”叫三井的少年仍是挫败的低垂着头,恭敬的回答道。

“六年,”那老者眼神犀利的朝地上一撇,“这么长的时间你仍是打不出一把不会断的剑么?”

三井被这句明显带着责备的话语问得更是无地自容,他羞愧的对着自己的师父磕了个响头,抑制住此刻内心几乎要崩溃的情绪开口说:“师父,是徒儿愚笨,让煅炎谷蒙羞了,请师父责罚。”

而他的师父并没有提出任何惩罚,只是看着他沉默了良久后才说:“当年我收你为徒是看准了你有铸剑天分的,总以为假以时日定能有所成就,难道是我看错了么?又或者是对你要求太高了,这世上真的不可能再出现一个谷泽了么?”

当谷泽这个名字再一次从师父口中吐出,三井原本低垂的头猛地瞬间抬起,映入他双眼的还是那个不变的眼神,“遗憾、悔恨、惋惜”,这个他无缘一见的大师兄是横梗在他们师徒二人之间永远的骨刺,就算不去碰也依然会隐隐作痛,撑在地上的双手暗暗不甘的紧握成拳,师父终于决定要放弃自己了吗?那他的恩情要如何报还呢?

“锵”!一截银光闪闪的剑头应声落地,让双手正握着剑柄的少年皱起了眉头。白皙的皮肤因为刚才的使力微微泛着红,一对让人过目难忘的丹凤眼中满是不甘。

“我输了。”他说话的语气完全不带任何的温度。

“这只是寻常的测试,你不必那么在意。”斩断这把剑的人鼓励地拍了拍少年的肩膀,“你最近好像又长高了啊,流川。”

“是。”虽然回答依然简洁,可他刚才绷得僵硬的身体却因对方这个小小的动作而得以放松了下来。

“时间过得真快,三年前你来谷里的时候还矮我一个头呢,今年都十六了。”师父离开煅炎谷的那一年他也是十六岁,一股苦涩的滋味涌上心头,三井深吸了一口气重新望向流川,眼中是有欣慰的,也幸好在那一年他来到这里与他作伴,一晃三个寒暑过去,这个当时才刚开始变嗓的孩子已经长得比自己还高一些了啊。

“可我仍是打不出一把不会断的剑。”流川本已展平的眉头再一次微微堆高,他不喜欢看到三井脸上出现这样的表情,尽管个中原因他并不知晓。

“这件事对你来说真的那么重要吗?”三井看着他不屈的眼神问:“打出一把不会断的剑又能如何?”

“做天下第一的铸剑师。”斩钉截铁的回答。

“天下第一,”三井轻轻翘起了嘴角,“且不说你我或许有生之年都未必可知这天下究竟有多大,单说铸剑师这个行当根本也已经濒临灭绝,谷外的世界你不是不知道,咱们神奈川已经开始使用火器了,今后没有了使剑的人,又哪里还有铸剑师的立足之地?”

“等我学成之后,会带着斩不断的剑走遍天下,火器有弹尽之时,剑却没有。”流川坚定地看着三井,“到时候师兄也跟我一起去。”

“你呀,食古不化。”三年前明明自己都还是个半大孩子,竟然在没有师父的授意下收了这么个一心想成为天下第一的师弟,要不是他在自己房门外守了三天三夜,他根本不可能还去教别人铸剑,明明连师父都放弃他了不是吗?

“师兄何日开始铸剑?”流川不在意他的评价,在他看来真正食古不化的明明是三井自己。

“不是说过今生都不再开炉了吗?为何一问再问。”三井摇摇头径直转身朝厨房走去,“肚子饿了吧,我去做饭。”

自从三年前师父留下那席话不告而别之后,他就再也没有打造过任何的刀剑了,哪怕连一把锥子都没有,归根到底自己只是个一无是处的笨蛋,除了更笨的流川一心把他当成学习的对象之外,还有谁把他当回事呢?

流川有过人的天赋和绝佳的身体条件,加上那股子十头牛都拉不住的倔强,或许真的很快能以煅炎谷的传人扬名天下,那样的话说不定师父就愿意回来了,如果终于有人可以超越大师兄的话!所以他不遗余力倾尽所学的教导流川,也用师父留下的那柄剑作为测试的标杆,这是他选择继续留在谷里的全部意义所在。

“我想吃烤鸡。”

“那你上山去打啊。”

“昨天打了两只。”吃了一只应该还剩一只才对。

“那只我送给隔壁村的彩子他们家了。”

“那是我的鸡,师兄。”

“那你怎么不自己烤?”有求于人就要有被利用的觉悟。

“师兄会烤。”

“你也要学着自食其力啊臭小子,等师兄哪天不在了你难道要活活饿死?”

“师兄不会不在的。”

“你不是要去闯天下吗?”

“一起。”

“就跟你说了不可能的,我会一直守到师父回来,哎呀你真啰嗦,再不去打今晚就喝粥。”

咻的一声,流川高大的身影消失了,留下三井挽起袖子往厨房走去的背影,“这小子脚程又快力气又大,下次让他去打个山猪来吃吃。”

火红的斜阳慢慢落下了山头,煅炎谷里的炉灶烧得正旺。

TBC

恭喜开坑!!!!!一会给你挂坑榜上!煅炎谷的名字真好听呀!!!太有才, 起名无能星人佩服。开头就是安西“抛弃”三井,太不服了。三井应该是越在意越没办法把精力专注在做剑上吧。看到三攻文太爽了,虽然三受的话也是三井说话压着流川一点。流川那种执着的呆萌和三井那种“想跟着爷混就得听话爷说啥是啥”的基调完全有get到。嗯哪,风人的文越写越好了呢,虽然你说自己早年写的文不好,但是从撕夜开始每次都让偶惊喜呢,这篇慢慢写就好,不要像撕夜和52号一样因为想要写短而委屈了文,发挥话痨精神,宁可罗嗦也别略,该表达的还是要表达,毕竟这是难得的三流文,而且一开始看就觉得是我的菜呢!整篇文应该会很精致的,画面感,阅读的时候可以如电影一般在脑海中 ,自带分镜音效和机位的,棒棒哒。

PS:不喜欢的文我从来不会为了面子话痨的。
最爱三井寿,没有之一。极易勾搭,碎文癌透明渣作者。

TOP

回复 2# 天堂缺

阿缺乃这回覆都快赶上这第一更的一半了,我好惭愧。。。话说我觉得不管三流还是流三这俩人的个性和形象是不会有太大变化的,否则就是为了反攻而崩那太得不偿失了,当然既然要反转後面还是会体现出一些不同以往的写法和扩大描写的点,如你所说,慢慢写吧,这次一定不图快不乱缩减了,我好好向乃的话唠精神学习。
至於三井一开始为什麽造不出让人满意的剑其实是有原因的,这个我後面会交代,敬请期待啦~写完这篇搞不好我会喜欢上呆萌小流川的,毕竟笔下如果共处时间长了就会生出感情嘛~

TOP

喜欢三流,但已经饿死了,满眼都是三受文,除了三藤三暮几乎看不到三井的攻文了,看到这篇我真是泪流满面太感动了。不过我没有楼上同学那么会夸,我也一直都是伸手党,因为自己回帖总是干巴巴的,而且看的文都有很多人顶,就做伸手党了,其实人家心里喜欢的很。但是现在坛子冷清,我希望站出来让作者知道我也很喜欢这篇!求不嫌弃!我要蹲坑!卫生纸已经准备好了!(你滚好吗)

TOP

回复 4# 琥珀川

多谢亲的支持啊~我也是满眼三受看得有点疲劳了才毅然决然开这坑的,虽然才刚刚开始,但我可以保证绝不弃坑哒(强迫症患者),至今没有烂尾的记录哈,大夥儿放心。然後也是坚定的he党(这算剧透嚒)反正我不会让我咪不幸福哒~

TOP

本帖最后由 爱扒学长 于 2015-8-25 23:20 编辑

第二章

天气一天天热起来,虽说煅炎谷里已经比山下神奈川县城凉爽许多,不过作为总是要待在火炉边的三井流川二人而言,仍然是到了一年之中最难熬的季节。夜幕降临,两人吃过饭收拾妥当,便又走到近日新起的熔炉边继续今晚的锻造。

已经脱掉上衣的流川全神贯注地将架在火上的铁胚一遍遍叠打,每一次手起落下都刚劲有力且落点精确,豆大的汗珠不停的从他额上身上冒出,再一颗颗从精壮的身体上滑滚而下,火光把他原本白皙得几乎没有血色的脸庞照得通红,也让他的双眼映衬得更加闪亮犀利。

而三井则依然站在一旁,在火焰颜色的每一次细微变化时提醒他该如何观察判断,以此来调整手下的力道和落点,以便打出最理想的粗胚。这也是为什么铸剑都只能选在晚上的原因,只有在天地都漆黑一片的时候才能最清楚的抓住每一个炎色变化的瞬间。当然这除了极佳的眼力之外更需要日积月累的经验,他现在要传授给流川的正是这个,而深知自己欠缺着这种判断能力的流川也始终谦逊认真的吸收着三井教给他的每一项知识。

“都说煅炎谷已经很久没有打造新剑了,果然如我所料是以讹传讹。”一道洪亮粗犷的声音打断了师兄弟两人轻声的交谈。

三井没想到在这样夜深人静的时候还会有外人进到谷里来,吃惊的寻声转过身去,只见三个身型都颇为魁梧的男子正站在离他们不远的地方,从穿着打扮上来看他们应该是主仆关系,为首的正是站在中间留着长发的那一个。

“你继续。”三井在流川耳边小声叮嘱了一句才扬声朝对方问道:“请问三位有何贵干?”

“你是三井寿?”为首的男人大声问他,眼神中还有一丝挑衅的意味,“没想到田冈大师口中的铸剑天才长得这么文弱。”

听到这句话的流川手上动作顿了一下,刚想转身便被早他一步的三井按住肩膀,“我刚说了,你继续。”

“是。”流川点点头,终于重新把所有的注意力放回到了熔炉上。

“原来是自立门户了啊,你的安西师父知道这事么?”那人瞄了一眼始终背对着他们的那个身影,莫名的感到了一股无形的压力,就他所知道的煅炎谷里,可没有这么一号人才对。

“你认识我师父?”三井本来镇定的情绪因为听到这个久违的名字稍稍有些波动,“阁下究竟所为何来?”

“能找到这里来还能为了什么事,自然是找你铸剑啊。”长发男人单手轻轻一举,其中一个仆人便捧出两锭元宝走到三井跟前,“这是定金,交剑那日再加一倍,如何?”

“看来阁下是白跑一趟了,我早在三年前便已熄火封炉。”三井双手背在身后,不卑不亢的挺直而立,语调也恢复了一开始的平和。

“我岸本实里千里迢迢从丰玉赶到这里可不是听你说这些鬼借口的,难道是价钱不满意?”长发男子有些气急败坏的脱口道。

“原来是岸本先生。”三井回了一个礼貌性的微笑继续说:“这并不是什么借口,更无关价钱,我的的确确是不再铸剑了,还请另寻高明吧。”

“你刚才不是问我是不是认识你师父吗?”岸本不甘心的高声说道:“我义父北野与你师父是多年好友,这次来找你也是受他老人家的指示,你该感到荣幸才是。”

“原来是北野前辈,”三井了悟的点了点头,“可惜即便如此我仍然不能打破自己的决定,抱歉。”因为恩师老友的缘故,他的语气也放得更加柔软。

“三井寿,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我今天来找你是看得起你,推三阻四的就别怪我不客气!”岸本个性本就火爆,见说了半天说不通抡起拳头就准备朝三井头上招呼过去,然而手才刚刚抬起就被一股巨大的力道狠狠截住。

“实里,你太无礼了。”这人出现速度之快,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出乎意料。

“南烈?!”岸本抽回自己被对方拽住的手,也是吃惊不已,“你怎么来了?”

“要不是我来得及时,你又要闯祸了。”凭空般出现的第六人,这个叫南烈的男子身材没有岸本来得健壮,可周身散发出的气势却是高出了好几倍,他用有些阴郁的双眸看了一眼始终背对着所有人仿佛身在另一个世界的流川,“做事情不要总是这么毛躁。”

“三井先生,我是岸本的同窗好友南烈,现在代他向你陪个不是,还请不要介意。”南烈有礼的朝三井微微一躬才笑着说:“原本这剑是为了一年之后带去山王比武所用,因为连续从北野义父与你们神奈川的田冈大师口中听说到你非凡的铸剑技术,才不远千里前来求剑,没想到竟如此遗憾,难道就真的无法通融这一次吗?”

“叫我名字就好了,”三井也回了个礼道:“其实关于我的评价恐怕都太言过其实了,据我所知这几年来神奈川也出现了不少年轻有为的铸剑师,我三年没有起炉,技艺早已退步,两位实在没有必要这么执着。”

“天赋这种东西是不会遗忘和消退的,是三井你太谦虚了。”南烈脸上突然挂起了一副别具深意的笑容道:“难道真的是要我们在这里把话点破才行吗?”

突然之间周围全都安静了下来,包括从头到尾看似事不关己的流川也在此刻停下了手中的动作转过身来,三井更是浓眉一锁定睛望向南烈,“你这话什么意思?”

“你叫什么名字?”南烈像没有听到三井问话一样自顾自朝着流川的方向高声问。

“流川枫。”

“如果我告诉你跟错了老师你信不信?流川枫。”南烈瞥了一眼三井不怀好意的说。

“不信。”

“是么?虽然我不知道你跟他学了多久,不过没有猜错的话,目前为止你所铸的剑应该都无一例外的遇钢则断吧?”南烈双臂环胸不紧不慢的继续说道。

垂在身侧的拳头瞬间握紧,三井听到这句话后脸色立即沉了下来,“南烈,你们究竟是什么人?”

“别急嘛,三井寿,”岸本在一旁有些得意的接话道:“这才刚开了个头你就慌了吗?”

“那又怎样?”开口的是流川,他双眼直直的盯着南烈,好像要用眼睛在他身上烧出一个大洞似的。

好冷酷的男人!南烈心中暗暗吃惊于从这个少年身上散发出的气魄,明明看起来年纪比他们几个都要小不是吗?“我想告诉你的是,这并非因为你尚未学成的关系,而是……”

“这么说吧,如果你一直跟着三井寿这么学,永远都不可能造出不会断的剑。”岸本不耐烦的帮南烈把话说完,然后一副洋洋得意的模样等着看流川会出现的反应,当然同时在等的还有南烈。

“哼。”可惜流川只在这几个意外访客面面相觑之间留下了一声轻哼,便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般转过身继续叠打铁胚去了,他们料想的情景完全没有上演。

“就知道这个小子不能按常理去判断。”三井有些好笑的在心中暗暗嘀咕,“食古不化天下第一。”

旁边岸本在跳脚,南烈也有些石化,一道道规律有力的“铿铿”声继续贯穿在夜空中,三井若有所思的盯着熊熊炉火,脑中再次闪现出那个他最不愿意回忆起的画面。
TBC

TOP

下一章是不是就揭晓谜题了!三井这么风流倜傥天资聪颖凭什么造不出不断的剑呀!谷泽就是身体素质好,真论球商不一定比得上三井呢!我三是三分球打底的全能球员(淡定行吗,这是铸剑,铸剑!)

南烈岸本还有那俩一起跟来的不知道叫啥的玩意,你知道三井的剑遇钢则断你找别人去呀,月黑风高来打扰流三作甚!你行你上,不行别废话!(此人已疯,见不得有人欺负三井)

PS:流川就算想铸剑,想闯天下,归根结底有个大前提,就是三井必须在身边!机智的我早已看穿了一切,为自己的智商惊喜的哭了。风人真有效率,点赞!
最爱三井寿,没有之一。极易勾搭,碎文癌透明渣作者。

TOP

楼上的说得对,没有三,偶流就只想睡觉了~
所以那不愿回想起的画面是毛啊?
栀子大,看过来:黑帮、破流,黑帮、破流……

TOP

回复 7# 天堂缺


下一章谜题继续hold住,还要吊吊大家胃口(吊毛线啊傻得瑟)。至於为啥遇钢则断还来找我咪下章倒是会有交待滴

TOP

回复 8# 爱之炎

既然是我咪都不愿意回忆的画面亲还是不要问了吧(一拳打死)不是啦,就是那什麽,就是那个画面啊~(飘走)

TOP

好快又更新了,幸好我每天都有登陆!想说的楼上同学都说的差不多了,我得加油抢沙发才行了。
南烈问流川信不信自己跟错了师父流川说不信那里,太爽了简直,典型的流川式语言,随便你说什么反正我要一条道跑到黑。正如三井所言,食古不化天下第一。

期待故事展开。不知道会不会有三流游历天下的情节呢,还是游历天下的开始便是故事的结束了。

TOP

回复 11# 夏之痕

我纯属最近斗志激发才更了回快的啊,千万不要对我的速度有期待,哈哈~小流我揣摩得不多,但这样的反应倒是不难预料(作为每一位看sd无数遍的粉儿们而言),游历天下嘛~~走多远我是不确定啦,但故事的走向肯定是多半发生在谷外的,毕竟年轻轻两个大帅比一直被我关在谷里也对不起天下苍生不是(最近回覆总是跑偏正经到底啥毛病)
谢谢大家的关注,真是给了我莫大的鼓励呀,我加油!

TOP

回复 12# 爱扒学长


? ? 这里8热闹,奏怕作者一看人少写着写着就坑了!但你说过不会坑,并且在坛子发好几篇文了,所以对你有莫名的信任!出谷肯定更好玩了,不然俩人天天打铁看山看水看日落看雪看月亮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哲学也不错!(是不是我也跑偏,哈哈哈)

TOP

回复??爱扒学长


? ? 这里8热闹,奏怕作者一看人少写着写着就坑了!但你说过不会坑,并且在坛子发好几 ...
夏之痕 发表于 2015-8-26 21:55


木哈哈哈哈,我爱死这种节奏惹^^要是我说这里我已经觉得挺热闹了你是不是会惊到啊~sd同人圈的生态现在就这样了,我早已习惯,尽管如此但看着大家为了鼓励我别弃坑一个个浮出水面留言真心感动。
天天打铁聊诗词看风景啥的他们倒是惬意,但绝对是坑我啊,那要怎麽每次码出两三千字来,所以还是早日放养到人民群众中去多给我点素材吧,就快出去了说(丰玉助攻小分队任务完成得漂酿!)

TOP

本帖最后由 爱扒学长 于 2015-11-19 23:27 编辑

第三章

三井寿做了一个梦,梦里面自己回到了十岁的年纪,一身破得不能再破的衣服几乎到了难以遮体的地步,他赤着脚跌跌撞撞行走在满目疮痍的战场,准确说是战后尸横遍野的战场上。寒冷饥饿还有身体的疼痛渐渐驱散了他心中的恐惧,原本觉得无比骇人的场景慢慢的似乎也没有那么可怕了,他只有不停的走,才能让自己不会跟那些人一样倒下去后就再也醒不来。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仿佛感到前方有一束光,这给他的双腿注入了极大的力量,一鼓作气朝那个方向跑过去,他欣喜不已的看到安西站在那里,那光亮正从他背后散发而出,师父在对自己说话,嘴巴一开一合可是却没有声音,三井急忙继续往前跑,可是不管怎么跑仍然听不见,而距离也始终拉不近,就在他准备大声回应师父的时候,只见从头到尾都面无表情说着无声话语的安西一个转身便消失在那一束光里。

谷中的天空在弥漫的浓雾中渐渐灰亮起来,只睡了两个时辰的三井便已从梦中清醒,很久没有梦到过师父了,这一次应该是因为昨晚南烈岸本到访的关系吧。既然已经起了干脆就去山上打猎好了,每次流川如果前一晚打了剑第二天非睡到中午不可,要等他大家都得饿死。

利落的穿好衣服胡乱洗了把脸后三井打开了自己的房门,一只脚才刚踏出去就发现南烈站在门口,“你干嘛杵在这?想吓死人么?”

“谢谢你昨晚愿意让我们几个留宿,不过我好像有点认床睡不着,所以干脆来这边找你。”南烈从容的回答。

“你怎么知道我会起这么早?”

“我不知道,准备一直守到你起床为止,以表我的诚意。”

“你还没死心?”三井没好气的瞥了他一眼,转个身又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在椅子上坐了下来,“我真的不懂,既然你们知道我造的剑遇钢则断,为什么还如此执着?想去山王输么?”

南烈并不在意对方脸上那不高兴的表情,跟着进了屋笔挺的站在三井面前,“要求,自然是要求不会断的剑,而你也并不是做不到,只是看你愿不愿意而已。”

“又是从北野前辈那听来的?”只有这个可能了。

南烈点点头,继续道:“不瞒你说若论剑法我尚还不是山王几元大将的对手,可此番比武事关两国荣誉,甚至还可能关系到之后是否会开战,我只能想尽一切办法去赢,你的剑或许能助我一臂之力。”

“难不成你想要的是?”三井抬头看向南烈认真无比的神情,了悟的问道。

“正是竹节七星剑。”说到这几个字的南烈眼中刹时绽放出了兴奋的光彩。

三井回了他一个我就知道的表情,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说:“这就更不可能了。”

“放眼天下诸多新生代铸剑师,只有你造得出此剑,这可是得到了安西、田冈、高头几位大师一致认同的,你又何必不肯承认?”南烈语调激动了起来,这一趟跟岸本不惜千里赶路亲自找到这里,不就是为了得到战无不克的竹节剑吗?这么一来他就能如虎添翼,战胜山王亦非绝对不可能,老一辈的铸剑师曾经也有几位可以打造,可这剑难就难在需要铸剑师同时具备深厚的技术与充沛的体力,所以换句话说,现如今能打出此剑的,唯有一个三井寿。

“竹节剑再厉害,会断又有何用?山王只需出一把普通的钢刀就够了。”三井觉得太阳穴有点隐隐作痛,看来待会还是去补眠吧。

“只要你愿意按安西大师的方法去铸就不会断。”南烈不死心的说。

“若我肯用师父的方法造剑今日也不会落到封炉的地步,你们不必再说了,天亮之后请自行离开,恕不远送。”三井一想到师父不告而别的那天,心情一下子就跌到不想再跟任何人废话的谷底。

“你以为这样就逃得掉吗?”南烈从鼻腔里轻哼了一声,“要去挑战山王的可不止我丰玉一国,你猜之后还会有多少人跑来找你要七星竹节剑,以你一个人,再加上那个流川枫好了,你们两个人真能抵御所有的利诱或者威逼?”

“你们这些坐拥天下的富家子弟,不要以为有钱有势就能得到任何想得到的东西,我倒要看看你们能威逼我什么。”三井不屑的回他道。

而南烈却是双手负在身后往窗边踱开了步子,老神在在的说:“所谓逼迫,针对的不外乎两个要点,一是人身体上的疼痛,”南烈听到三井轻蔑的笑了一声,“我想那个你不怕,这第二个嘛就是人心里的疼痛,你该好好想想,自己是不是一个会心痛的人?如果答案是肯定的,那你方才自信的事情恐怕要另外做一番思量才好。”窗外天空已经大亮了,原本还稠得化不开的浓雾也已经驱散,露出刺眼的阳光。

“有本事你们就来试试看好了,”三井恼怒的站起了身,一把将房门开到最大,“希望我再醒过来的时候你们已经走到神奈川县城里了,不送。”

那晚煅炎谷又恢复了一贯的平静,流川依旧在炉火边赤着上身全神贯注地烧着手里那把剑,今晚要做第一次的“炖钢”,三井已经帮他在旁边的三尺石槽里注满了水,静静等到粗胚烧得通红的时候,流川把剑尖轻轻放入水中,随着“嗞~”的一声巨响,大半个剑身也跟着没入,再顺势一个抄水上提,就完成了这把剑的首次考验。

“非常完美,不论是剑还是你炖钢的动作。”三井感到欣慰不已,流川只用了三年就做到了他十四岁时才做到的程度,要真说铸剑奇才应该非他莫属才对。

“是。”流川点点头,眼中也闪过一丝喜悦的光芒。小时候父亲过世得早,娘跟大姐总在愁眉苦脸中度日,耳濡目染中他就也渐渐忘记了笑这件事,十三岁那年临终的母亲把大姐嫁了出去,他不想当个吃白饭的拖油瓶,拿了家里剩的最后一点点钱毅然离了家。

“今天就到这里吧,天气实在是太热了,我们去河边乘乘凉。”三井拍了拍他的肩膀,“或许你成功的时间会比我预料的还要短。”

“师兄,第一把不会断的剑该由你来造。”流川没有动,眼睛直直的看着三井。

“你造我造不是一回事吗?”三井冲他笑了笑,“只要能证明我的这个方法也是行得通的,那我就可以去把师父请回来了。”

“那些人还会再来的。”流川把早前脱在一旁的上衣慢慢穿上,跟着三井走到河堤边的小山坡上坐了下来。

“是啊,还真是麻烦。”三井抬起头看向缀满繁星的夜空,“要真的不胜其扰,恐怕就得暂时躲起来了,去哪里才好呢?”

流川默不作声,只是跟着把头抬起,看着那些遥不可及密密麻麻的闪亮,好像要睡着了一样。

晚风吹送,原本黏着的空气也清凉不少,这让三井的心情慢慢得到了平复,虽然南烈岸本他们走了,但他仍是被或许会接踵而至的麻烦扰乱了一天的心神,直到此刻跟流川并肩坐在这里,除了蝉叫虫鸣和小河淌水的声音之外再无其他才觉得不再焦躁。转头看向身旁那个映衬在皎洁月光之下微微扬起的侧脸,轮廓分明的脸上同时出现了少年的稚纯和男人的沉厉,终有一日流川枫跟他手中造出来的剑会惊艳天下,三井心里笃定的如是想。

“你是不是一个会心痛的人呢?”南烈的这句话突如其来撞进了三井的脑中,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想到这句话?是因为想到了跟流川分别的那一天吗?但他还来不及深想其中缘由,就被一阵杂乱的脚步声打断了思绪。

“三井!”这个是,彩子的声音?

三井急忙站起身来往声音出现的方向望去,流川也狐疑的转过了头却没有站起来,“真的是彩子!这么晚了是有什么急事吗?”

离煅炎谷最近的一户农家,住在隔壁村的彩子因为跟三井差不多年纪,平常关系还算不错,可也从不会这么大晚上的还跑来找他。只见她跑得气喘吁吁的站定在前方不远处,弯着腰双手扶着膝盖顺了好几口气才又开口道:“我刚刚才听我爹说,今天去县城遇到原本打算亲自上山找你的田冈老师,他说正好请我爹传个话,安西老师他,他被山王的人挟持了!”彩子的爹平常就爱喝酒,这一喝差点把大事给耽误了。

“什么?”

TBC

PS:竹节七星出现在我国唐代,是十大名剑之一,因为每节都有棱角利刃且剑接触面积小,所以相对破坏力特别大,对造剑技巧的要求非常非常非常高!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