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星空下》上部 终章


半月的惨淡微光笼罩住整个幻影城,时至半夜,流川在法师行会的魔法墙外望着直插云霄的至高之塔心急如焚,三井已经去了三天了,今天算起来应该是第四天,什么消息都没有,连仙道仿佛都失去的踪迹……他尝试着穿越魔法外墙,但是毫无成效,看似薄如蝉翼的透明魔法墙每次都把他弹了出来,震得他头晕目眩。


正当他想再次尝试的时候,突然聆听到背后有生物的动静,他机警的猛一回头,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视野中。他警惕的盯住对方,试图观察到更多细节,然而对方的身影似乎总是看不清晰,嗯,是高级的幻象术……流川立刻做出了判断。


“不要紧张,流川枫,我对你们没有恶意,你应该知道的,我还救过三井寿,就在你家里……”神秘人沙哑刺耳的声音刺得流川耳朵生疼。


“哼,你有什么目的?”流川忍住耳朵的不适,冷漠的回答。


“我喜欢你如此聪明,但是请你不要如此冷漠,流川枫……我是来跟你谈合作的,关于如何救出你的情人,三井寿。我想你会需要我的帮助的,不是么?”神秘人指了指流川身后的魔法墙。


“你的条件?”


“果然爽快,我就喜欢跟你这样的人做交易。不过首先我需要告诉你几件实事,你先看完,我再告诉你,我们的交易内容……”神秘人念动咒语,一个魔法眼球出现在空气中。“这是魔力之眼,你只需要触摸他,你就可以暂时看到魔力之眼所看到的东西。我来给这个小玩意附加上反侦察魔法,它会带你去看三井现在的状况的……”


流川略加思索后,将手摸上魔法眼球,瞬间,他的视野就产生了变化,随着魔法眼球在至高之塔里四处穿梭,流川的眼前呈现出塔内的各种景象。从眼球的视野来看,此时并没有人许多人值守,穿过一条七弯八拐的像迷宫一样的通道后,一扇看上去非常厚重的大门出现在眼前。这扇门前却有2个魔导师在门口守卫,流川判断门后一定是非常重要的地方。眼球沿着墙根悄悄的接近了大门,趁着守卫没有看到的空档,从门缝钻了进去。


门后是一个较大的房间,光线昏暗的光线下,越野正站在一个类似于祭坛一样的物体前,跟妮娅在交谈着什么。魔法眼球继续向前靠近着,视野里的祭坛上,出现了三井的身体,他的脸部被妮娅挡着看不见,全身几乎赤裸,身上没有伤口和淤痕,只是看上去整个人一动不动的毫无生机。眼球继续接近着,始终看不到三井的脸,当最后一次接近的时候,妮娅仿佛有所察觉一般看向眼球。流川的视野中,妮娅一脸惊诧的盯着自己,抬手一个法术直冲眼帘……


流川下意识的用手护住眼睛……他低头沉思了一下冷冷的说“什么交易?”


神秘人看着流川,从面罩后嘶哑的回答“明天晚上,我们的人会对行会发动突袭,因为我需要取回一件东西。到时候这里面会很混乱,救三井寿最合适。我可以帮你进入这里,你可以去救他。但是你得与我签订一个灵魂契约”


“内容?”


“除非三井寿自愿给我一样东西,否则你就将你的灵魂交给我……”
“什么东西?”


“你放心,很小的一个东西,对他来说不会有什么影响”


“为什么?”


“你没必要知道为什么,只需要考虑是否跟我签订这个灵魂契约。好了,你考虑是时间并没有多少,明天早上天亮的时候我会再来找你,这是你最后的期限,好好考虑一个晚上吧……”


“不用,我现在就答应你”


神秘人略略抬了一下头,仿佛有点惊讶流川的爽快“果然是情深意重……那么,跟我来……”


流川看了看手腕上灵魂契约的印记,淡淡的说“什么时候行动?”


“明晚,我会去找你的……”


-------------------


距离上次的争执已经三天了,仙道站在窗前,看着已是黄昏的幻影城,城里人影穿梭不息,仿佛全世界都在忙,只剩他一个人在悠闲的虚度人生。越野的决然离去,带给他的不仅是内心撕裂般的疼痛,更多的是对于未来的思考,那天越野的话,重重的敲击了他的心神。


他静静的回忆着与宏明认识以来的点点滴滴,以及思考近一年来二人的疏离的原因。原来自从毕业之后,宏明一直在做的事情,都是自己最不愿意去触碰的事情……最终还是因为理念的不同而越走越远了吗?


仙道不甘的捏起了拳头,不能就此放手!他转身出门去找越野。行会里忙成一团,到处都是急速移动的法师,仙道得知越野与妮娅一起在处理三井寿的清洗仪式之后,心里有点诧异。行会用在三井身上的时间太久了,这不正常。他焦虑的在越野的办公室外踱步,一筹莫展。时值深夜,他终于在走廊上遇上满脸疲惫被人搀扶着行走的妮娅,仙道上前去准备问一下三井的状况。


“仙道殿下,原谅我的怠慢,刚刚才给三井寿完成了清洗仪式,大法师跟我都有些累了所以先行回来休息。越野助理正在那边处理善后的事情,您也去看看吧。”妮娅支起头有气无力的说,同时示意身边的助理去给仙道带路。


仙道冲她点点头急急忙忙的跟随带路者而去。此时行会里四处响起了敌袭的警报,所有人开始向中央大厅集合。仙道停下脚步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这一幕“殿下,你还去吗?”,他回过神向带路者点点头“去,麻烦了”


穿过了瞬间变得空荡荡的走廊,当他看到三井的时候,不禁惊呆了。眼前的人失去了鲜活的面容,整个人苍白得如同白玉,如果不是还能勉强摸到脉搏和听见非常微弱的呼吸,他几乎以为眼前的是一具尸体。越野站在三井身边深深的皱起了眉头,看到仙道走了过来,他主动的开口“抱歉,阿彰,仪式的结果跟我之前预想的不一样……三井他……”


仙道看到越野后,忽然觉得心定了很多,但是一看到三井的模样,他的心又揪了起来,他紧张的问到“他怎么了?”


“普通的暗魔法能力只会影响到少部分的精神和肉体。但是三井不同,他的血脉是巫妖王无疑了,所以,清洗的难度非常大,妮娅导师用尽了所有的办法,最终采用了一种非常……非常厉害的暗魔法仪式”


“那他现在怎么样了?”


“虽然妮娅导师没有解释这个仪式是什么,但是我目睹了全程,我有理由相信,这是一个移魂仪式”


“移魂?灵魂剥离?!你是说真的吗?宏明……怎么会这样?”仙道的瞳孔剧烈的收缩起来,惊讶愤怒之情满脸。


越野看了看仙道,低头不语……

--------------------


幻影城的夜晚弥漫着一股肃杀之气。


流川按照昨天记忆中的路线悄无声息的潜入了至高之塔,塔外的魔法墙在神秘人的帮助下没有阻挡他,塔内通往关押三井的线路上也几乎没有任何的守卫,流川一路畅通的来到厚重的门前,按照昨天眼球所示,三井应该就在门后的房间里。流川提高警惕蹲在门边凝神静听了一会,房间里有两个人的呼吸声,有三井嘛?还是一个陷阱?流川的手心不觉的开始冒汗,他定了下神,研究了一下门,确定没有被魔法加持过的迹象后,选择突击。


他用力踹开门,翻身进入房间,两个个站立在祭坛边的身影出现在眼前,看到此景,他的眼中喷射出愤怒的火花,闻声转过头来的两个人,不是仙道和越野又是谁?


流川豪不迟疑的出手,迅如雷电的魔法连珠箭带着呼啸之声直直的扑向越野,后者似乎还沉浸在被突袭的震惊之中时,仙道却及时的反应过来,一个魔法护盾护住了越野。


流川起身望向祭坛,三井的身体就跟昨天看到的一样,静静的躺在那里,毫无生气。他立刻站不稳了,刚刚在门外只听到两个人的呼吸,这两个人是仙道和越野,那么三井他?一种心脏被强行扯掉的剧痛,让他在原地挪不开脚步,直勾勾的看着三井,不敢上前,也无力上前……


手中的长弓开始发出耀眼的光芒,将天生警惕的流川迅速的从失神中拉了回来,他看向二人,眼里流露的是不再是友谊的目光,怀疑和愤怒的情绪迅速的占据了他的整个大脑,周身散发出绝冷的杀气。


“流川,你冷静一点!三井没有死,这整件事情有古怪……”仙道看出了流川的失控,他紧张的喊起来


“古怪?……哼,你身边的那个人就是原因!”流川刀子一般的眼神刺向了越野


“阿彰,不用解释了,他现在什么都听不进去的。三井现在的状态正是我们需要的,你要是真的想清楚了,就做你该做的事情!”越野无视流川的杀气,转头对仙道说到。


“很好,你们两个一起上吧……”流川的怒意到达顶点,手中的巨弓爆发出炽烈的橙色光芒,弓身变得晶莹透明,银白色的流质在其中蜿蜒流动,两个光芒组成的人影先后出现在流川的身后,好似分身一般随着他的动作而动作。


看着眼前的流川及幻影,仙道惊讶到了极点,原来这就是传说武器的真正威力,他无暇思索,因为流川愤怒的箭矢已经到了眼前,他只好与越野并肩开始战斗。


昔日的战友,此时的对手,流川和仙道对彼此的实力都非常清楚,1V2流川本来无无胜算,然而此时由于武器的威力,使得战斗变成了3V2的局势,盛怒下的流川出手毫不容情,他完全不顾自己的危险,全力的施展进攻,逼得仙道和越野险象环生。终于在勉强躲避了几次流川的攻击之后,越野被一根巨大的五彩魔法箭击穿胸部钉在了地上……仙道一声惊呼冲了过去勉强帮越野抵挡住了接下来的攻击,他绝望的发现越野的创伤大得惊人,鲜血不断的从伤口中涌出,整个人气若游丝,神志不清。
------------TBC--------------

TOP

这篇文非常好看,希望楼主快更新

TOP

嘿!看我发现了什么太开心了,好期待更新~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