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原创] 【流清】流清

名字就叫流清,来阿缺这里存个档~~
花AND流
还有三井……
一定要幸福……

1

"砰——!""哇靠!"

单车前轮似乎撞到了什么软软的东西,很有弹性,接着流川感觉自己"咻——"一声起飞了。

已经是今早的第三次了,真倒霉,居然又睡着了。狠狠地跌坐在马路上的流川懊恼地大力抓着后脑勺,还未睁眼,有什么东西立刻"呼哧呼哧"地喷着热气围了过来,脸上湿漉漉的被舔了大片的口水。

唔,什么味道,有点臭。。。。

"流川枫?!居然是你!"

好吵的声音。流川睁眼,看见自己面前有一个以同样的姿势倒在路上的男孩,穿着休闲的衣裤,绑着蓝色的运动头带,此刻正怒气冲冲地望向自己。

海南的清田?

流川脑袋滴溜滴溜的闪着问号。

但现在的大危机是,有只大金毛正绕着他不停地打转,兴奋得直喘气,端着个大屁股使劲挤他,就差没把他直接扑倒了。虽然被流川用手挡着,但热情洋溢的狗狗只要一找到缝隙,就用湿漉漉的大舌头刷上他的下巴。

流川那张万人迷白面包似的小脸湿得像被迎面泼了一大盆水。

"pocky!回来!——别围着他啦!"清田信长捂着屁股站起来发脾气。金毛听到口令,一步三回头地磨回清田脚边,叼着自己的牵引绳乖乖地交回了主人手里,只是一双纯良的大眼睛还恋恋不舍地盯着流川。

"你!"看流川一脸迷糊地坐在地上,清田暴躁地磨着牙,"你骑车还睡觉的啊——你们湘北果然是怪咖——快起来啦你还要坐到什么时候啊!"

唔,怎么会撞见这只猴子?

流川闷头起来。他记得明明是打算早起去小球场练个球的,但是中途似乎睡着了几次。。。所以现在这是哪里?路线错了?以前醒来就能到的啊。。。为什么这个家伙在这?

"你撞了我的屁股你知不知道!!"

清田觉得自己倒霉到家了。好好一个周末想早点起出来溜一溜pocky,居然被这个家伙撞上了。。。什么态度啊一副置身事外的样子,一副没睡醒的样子就会眨巴眼,和平常在球场上那个犀利的进攻之鬼完全两回事嘛!亏平时那么在意他,把他当成重要的对手,还不是蠢蛋一个。。。

揉着隐隐作痛的屁股,清田正忍耐着腹诽流川,但隐隐约约听到对方嘴里嘟囔着"怎么是猴子",彻底怒了:"流川枫你来这儿到底想要干嘛啊!"

一颗橘黄色的球好像在回答似得,带着网兜从摇摇欲坠的车篮里掉出来,DuangDuangDuang地滚到清田的面前。pocky立刻扯着网兜把篮球拖来拖去玩开了。

"咦?你这要练习吗?"

"唔。"

"。。。哼,看来不是像我这样的旷世奇才都是需要没日没夜练习的。。。那你跑这里来干什么?"

"迷路了。。。白痴。"

"嘿!嘿!嘿!不要以为我听见!。。。你才是白痴这都能迷路!"

清田又被气得暴跳如雷,突然一个激灵让他停了下来。全国大赛没能碰上湘北,错失了和流川一决胜负的机会,唔,这倒不失为一个好时机呢!

"我知道这附近有一个小球场,还早,应该没人,"他自信地笑了,用大拇指指了指前方,侧了侧头:"流川,和我去打一场啊!"

有人挑战。流川终于完全醒了,他用狐狸眼撇着清田莫名嘚瑟的小脸,突然觉得心情挺好。于是微微点了点头。

"它。。。怎么办?"

pocky看到流川在指自己,兴奋地甩掉篮球又朝这边扑了过来,往他身上直蹦。

清田被牵引绳猛的一带,再次扑街。

"你不要再惹pocky啦!臭流川!"
花AND流
还有三井……
一定要幸福……

TOP

2

周日的清晨空气很好,天也蓝湛湛的。偶尔有小鸟划过,留下一串清脆的声音。

小球场上两个少年挥汗如雨。一只狗被绑在路灯下,兴奋得直哈气。

结束时,蓝色发带的少年输多赢少,头发也乱了。他忿忿地重新绑好发带,咬牙切齿:"这次是没准备好,下次见面,打得你落花流水!"

"吵死人了。"流川也挺累的。虽然赢了,但这个小子体力旺盛,又不肯认输,所以一直加时加时加时。

猴子果然都很难缠。

正在拿护腕擦下巴汗水的流川,突然像发现什么新奇的东西。他走进清田,伸手就往他脑袋上招呼,

"猴子脑袋。"

这小猴子的一头乱毛和自己一样是硬质的头发,但却不像自己一样直,有些弯曲,还有些粗糙。不过,手感还不错。

流川脸上还是木着,手却下了劲儿开始乱抓。

清田忙向上抓住流川的手,"你干嘛你嘛啊!"急急甩掉流川后扶住自己的脑袋,一脸愤恨,"你到底有没有一年级的自觉啊!我的头怎么能给你这个小鬼乱碰!我只让阿牧哥碰我脑袋的!"

流川低低地哼了一声,发现自己手心有汗,又一把拖过清田,把手里的汗珠擦在了他的衣服上。

"啊啊啊啊啊!流川枫你不要欺人太甚啊!!"

"是你的汗。"

"啊啊啊你这个幼稚鬼!pocky!咬他!"

"嗷呜——"

两人一狗闹成了一团。

已经上午十点,因为晨练所以没吃早饭,清田觉得有点饿。再另外他觉得今天的流川枫有点奇怪。虽然除了之前的县内联赛他也没见过流川几次,但潜意识告诉他流川枫不应该是今天……这种蠢样。

虽然打球的时候还是那么有压迫感让人不敢有一丝分心,但好像也不应该是这样。

流川枫不应该是面部神经坏掉了只会装酷去吸引女孩子的人么。

清田用眼角斜着正抓着pocky站起来的前爪,嘴里还发出不明意味的啧啧啧逗狗声音的流川,怎么看怎么别扭。

"喂!今天就这样啦!"不动声色地把pocky给拉回来,这条蠢狗好像特别喜欢那个臭屁流川,"我要回家罗!一个月后有集训,到时候我再来打败你!我一定会打败你的!哼!……喂!流川枫你听到没有!"

流川正在偷偷和pocky挥手拜拜,没理他。

"走!"清田气急败坏地拖着pocky转身就走,pocky舍不得流川,梗着脖子被拖着往前挪动。

"喂。"

才走几步,身体传来闷闷的声音。

流川的鼻音很重,音量也不大。但语气里,似乎不像平日里听起来的那么冷清。

清田不由自主定住脚步,回头。

"干嘛?"

身后的流川正不明意味地盯着他。眸子亮亮的,眼神很直接,却不说话。

似乎想说什么又不知道说什么的样子。

就在清田觉得气氛僵得有些异常的时候,流川终于开口了,

"唔。再见。"
花AND流
还有三井……
一定要幸福……

TOP

两个月后的秋季国体大会,神奈川的少年们再次聚齐集训。

湘北因为背伤复原的樱木的回归变得热闹异常,连流川向来死掉的面部神经都复苏了,因为在出发之前,他和樱木已经在车站里因为莫名其妙的原因大打出手。两个家伙好久没有好好打一架,此刻鼻青脸肿却都带着舒爽的表情坐在同一排,头却各自朝着相反的方向靠着,用鼻孔哼气。

"我说,还以为你们俩感情会好点呢,怎么还是这个样子啊?"新队长宫城愁眉苦脸,瞄了一旁正撸着袖子抓着拳头的赤木,暗自庆幸他也参加了,不然真是够呛。

"良田!谁要和那个狐狸感情好啊!你脑子是不是坏掉了!"

满头包的樱木还是愤愤不平,碍于赤木铁拳的淫威没敢发作。倒是流川托着下巴望着车窗外的风景看得出神,耳朵竖了一下明显听见了,却没有回嘴。

一副正在想事情的模样。

"闷狐狸。"樱木一时有些不习惯流川的安静,嘟囔了一嘴。其实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他心里早就没那么讨厌流川了。不管怎么样,天才可不是狐狸那种小肚鸡肠斤斤计较的平民百姓,哼。

相安无事到目的地,下了车,樱木嘻嘻哈哈地走在队头,流川插着口袋跟在队尾。没走几步就远远地看到了神奈川其他集训的少年们。

先是撞上了与他们礼貌地打招呼仙道和陵南的队员,一起往前走,就看见穿着海南制服的一行人。清田正围着牧叽叽喳喳地说着什么,嘴巴笑得要咧到耳朵根了,回头见到一脸朝气的樱木,惊得一蹦三尺高:

"红毛猴子!你怎么来了?!"

"怎么了啊野猴子,本天才为什么不能来啊!"

"你的背没事了?!"

"本天才的背也是天才,天才当然没事了!你有什么可说的!"

"哇塞樱木花道你真的是一个怪兽!野蛮人!"

"你说什么!本天才怎么能和你这种柔柔弱弱的凡人一样!倒是你这个野猴子居然也来了,看来这个集训没什么了不起的嘛!"

两只猴子迅速凑在一起你一嘴我一嘴,顿时吵闹开来了。清田被樱木噎得满脸通红,挥舞着拳头刚想发作,被满头十字的牧一手顺到了身后,支开了话题:

"樱木啊,看来你恢复得挺好的嘛!"

"咩哈哈哈哈哈哈阿叔那是当然得啦!"

大伙都围过来关心了一圈樱木的伤以及赞叹他高超的自愈能力,连仙道探头过来轻轻地拍了拍樱木的背称赞"樱木你不错啊",惹的樱木得意地哈哈哈大笑,天才天才地大放厥词。

樱木的大动作让清田被挤了出来,走到边边磨着脚尖满脸的不愉快。他瞥了一眼站在人群外边吹着吹泡泡的流川,决定湘北受的气向湘北撒,于是大摇大摆地挤到他的跟前站定:

"流川枫,我告诉你,这次我一定要和你好好一决胜负!我一定会打败你的!"

一决胜负?打败我?流川清醒了一点,晃了晃脑袋才集中了视线。怎么又是这只猴子,好吵。但是眼前梳成小辫子的光溜溜的黑脑袋让他很有蹂躏的欲望。流川从来都是行动派,他盯着这圆溜溜的脑袋不说话,却伸手大力地揉乱他的发型。

"哇靠你干嘛!"清田的罩门一下被打到,立刻跳到一边慌慌张张的重新整理头发。等他重新绑好头发气冲冲转过头算账,发现流川正愣着没睡醒的脸盯着他,手还举在空气中没收回去。清田立刻觉得离流川太近好危险,赶紧捂着脑袋跑走了。

站在牧身边的阿神看见清田正抱着头向自己的方向蹭蹭蹭蹭过来,边跑还边警觉地回头观察不远处的流川。靠近了才听见他嘴里在愤懑地嘟囔"流川枫你怎么老是摸我头啊,什么怪癖",阿神忍不住笑咪咪说,"信长你什么时候和流川感情这么好了?"

"什么?!才没有!"
花AND流
还有三井……
一定要幸福……

TOP

返回列表